周公解夢

周公解夢,姓名測試,民俗文化,風水

夢見和爸爸一起被追殺_周公解夢

  夢境描述:先介紹一下自己,女,31歲,醫生,已婚,無孩,傢庭關系良好。

  這個夢異常清晰,每個細節都很清楚,所以覺得奇怪,特請各位高手幫助釋夢。

 

  我夢到我和我爸爸去一個小城市辦事,到了以後就找地方吃飯,看見一個餐廳環境很好,有許多綠色的裝飾。但沒有客人,我們進去坐下,有個老板娘模樣的中年婦女來招呼,我們先要了一壺茶,正考慮要點什麼的時候那個中年女人開始極其煩人的介紹,我聽著覺得特別煩,就大叫一聲:煩死了!然後和我爸爸站起來就走,說換一傢吃。老板娘一楞,就跑了,還跑得很快。我和我爸剛換一個館子坐下,就進來幾個小混混打我們,心裡知道是那個老板娘喊來的。她那會就是跑去喊人了。

  夢裡我和我爸好象都會點武術什麼的,幾個混混很快被我們打跑了,但我很擔心,我覺得他們還會再找人來,可我爸爸覺得不會了,堅持要在旁邊的一傢餐廳吃飯,剛上樓,果然又來一夥人,還拿著武器,不過還是被我們打到了,隻是這次就很費力了。我和我爸爸都開始覺得危險逼近了,肯定還要來人,而且人更多。我們打算逃跑,可才走出餐廳的門,就看到很多人沖我們來了,我們也找不到車,隻好用腿拼命跑。

  這時我們跑進一條胡同一樣的地方,看到一個大門,好象說是什麼派出所,心想有救了,趕緊去敲門,結果守門的說,住這的人明天都要被賣掉的,問我們住不住?可如果不住就要被那些人打死。隻好先住下再說。進去以後就找個房間睡下了。第二天果然有人來買人了。我被一傢人挑中,說是去照顧他們傢女兒,我心想還好不是買去做老婆的那種。後來就去了這傢人傢裡,去了沒幾天,就說中秋國慶放假了,放我回去玩幾天,結果我回去後想天啊,終於逃出來了。以後打死都不再去那個城市了。~~~~~夢到此結束。

  夢境解析:你好,夢裡已經顯示一個俄狄浦斯三角關系的結構,就是夢者、夢者父親和“老板娘”三者之間的關系。夢境內容可能跟現實生活中一致(作為梳理過去),也可能完全相反(作為補償缺失)。老板娘象征母親,一個戀父情結中的監督者,個性風格顯得嘮叨、強硬。夢者的戀父情結比較強烈,成年後自己意識上不能接受跟父親關系中的某些情形,因此多壓抑和恐懼,並對母親有愧疚感。夢者一直回避觸碰和解決這個情結困擾,於是情結就在夢中化身為小混混群追擊滋擾父女倆,使夢者的恐懼感得到宣泄和再體驗。

  也許夢者曾經做過心理咨詢或者向朋友、丈夫或有關機構組織透露過內心的東西,於是在夢境裡便化生出可以求援的“派出所”,但卻被“出賣”了,其結果有驚無險不了了之。去照顧的那個孩子,其實就是夢者自己,早年的情結。但是“放假”打斷了這個過程。似乎類似咨詢的脫落,暗示夢者並不很願意面對自己的過去。守門人象征夢者的前意識,在警告夢者面臨被出賣的危險,但夢者決定接受。

  由於不能很好地面對和解決這個情結,這個俄狄浦斯三角關系將在自己的生活中得到復制。形式很可能是夢者自身的兩個側面(或雙重性格)與丈夫之間構成了三角關系。夢者的兩個側面是,一個是溫柔可愛的帶點孩子氣的一面,這是跟丈夫非常恩愛的基礎,另一個則是嘮叨苛求婆婆媽媽的一面,這一面讓丈夫感到很不舒服,總是持逃避態度。綜合印象在目前是傢庭關系良好。現在,後一面的情形可能有所升級了(小混混攻擊的規模一次比一次強烈)。夢者的潛意識在尋求解決之道,也許覺得,如果能生個孩子,問題就能得到解決。在這個結構裡,守門人象征夢者內心的清醒形勢的子人格,告戒夢者,有所得就可能有所失,該仔細權衡。於是夢者依然從這要有個孩子的想法裡脫落了出來。繼續維持著現狀。這個解釋是現實層面的了。因此,還可以推測,如果夢者有了孩子,夢者就更可能向上述後一個嘮叨苛求的子人格逼近,而把前一個子人格通過壓抑和投射機制轉移給自己的孩子承襲,重復自己原生傢庭的模式。

  夢中的小城市象征久遠情結失落的環境,因此也是治療開始的場所。夢本身就是自我治療的,是在試圖通過再現重歷的方式消耗情結中蘊涵的負面能量。但夢者從夢中驚醒,說明夢者自我治療的能力不夠,需要在意識層面獲得支持和幫助。夢者在這個年齡獲得來自夢的警示,也說明解決問題的時機已經成熟,夢者本人的經驗學養和心理狀態適合去處理這個情結了。有可能是需要心理咨詢的幫助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