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夢

周公解夢,姓名測試,民俗文化,風水

潛意識的洞察力和預言性_周公解夢

  潛意識的洞察力和預言性

  有一個“母親與兒子的傳說”的故事,對於說明潛意識的洞察力和預言性,也許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啟發或靈感。這個故事是這樣的:

  在很久以前,有個兒子剛過完春節就出遠門經商去瞭,他的母親在傢裡開始瞭漫長的等待和牽掛,可是母親一直等到瞭第二個春節前夕,兒子還沒有回來。別人傢裡都在準備年貨迎接新年,爆竹聲和歡笑聲在村莊的上空炸響著。

  有一天夜裡母親做瞭個夢,她夢見自己和兒子分吃一個梨。第二天母親求解夢大師幫她解開這個夢。解夢大師分析說這是一個兇夢,夢兩人分吃一個梨的情境預示著母親和兒子“分離”,她的兒子在外面將兇多吉少。母親聽瞭大驚失色。不過解夢大師安慰道,這

  個兇夢有一種破解之術,一旦被破解,夢中情景就可以解釋為“分梨見子”,母親就可以見到她的兒子瞭。解夢大師把破解的辦法講給那位母親聽。母親雖有餘悸但還是按照解夢大師的指點去做瞭。



  那時已經到瞭除夕之夜。半夜子時,母親點燃瞭一柱香,然後跪在地上,在心中大聲地呼喊著兒子的名字。母親喊著:“兒啊,你回來吧。兒啊,你回來吧”。果然,到瞭第二天,即大年初一那天的正午,兒子風塵仆仆地回到傢裡,一頭紮進母親的懷抱。母親和兒子終於團聚瞭,母親撫摸著兒子被凍紅的臉,流下驚訝和幸福的眼淚。

  那個兒子先沒有說他在外面的生意,兒子說,他無論如何要回傢裡,把他自己送給母親。可是因為下雪,道路不暢,到瞭除夕這夜,他還待在離傢100公裡遠的地方。兒子隻好到一個破窯洞裡避一避風寒。兒子蹲在那個破窯洞裡,多日累積的疲憊使他抵擋不住困意,漸漸地就要睡去瞭,可是就在他半夢半醒之間,聽到瞭母親呼喊他的聲音聽起來雖然十分遙遠,可是很逼真,他一下子被驚醒瞭。兒子收拾起行李,離開瞭那個破窯洞,踏著

  冰雪,日夜兼程往他的傢鄉、往他母親身邊奔去。兒子還說,當他離開那個破窯洞之後,

  一瞬間,那個破窯洞突然崩塌瞭。是母親的喊聲從破窯洞中救出瞭兒子。

  潛意識所擁有的能力是你自己無法想象的。有時你認為某件事不可能,但不一定就真的做不到,隻是你還沒將你的意識喚醒罷瞭。看下面這個例子:

  A先生一心想找一個人與他共創一番事業,有一次,他與B見面,討論他們之間在未來事業上的合作。這次,B給A留下瞭很好的印象,所以A決定與B合作,讓B作為自己事業上的夥伴。與B見面後當晚,A做瞭這樣一個夢:“我看見B坐在我們合用的辦公室內,他正在翻閱帳簿,並篡改帳簿上的一些數字,以便掩蓋他挪用巨額公款的事實。”

  醒來後,A覺得這個夢是因為他對B的敵意及疑心在作祟,於是他不再想這個夢,而和B正式合作做生意。一年後,A發現B真的擅自侵占大量公款,並以帳簿的虛假記載來掩飾此種行為。這個例子說明瞭夢有很強的洞察力和很高的預言能力。

  夢中的預言性質可能表示A與B初次相見時對B的洞察力。我們對一個人的印象常不像我

  們所願意相信的那樣單純,A的直覺告訴他,B是一個不誠實的人,但B的外在形象卻又給A非常良好的印象,他於是壓抑“B是不誠實”的不好想法。這個壓抑的念頭難以在清醒思維時浮現,但卻在夜夢中大肆活動,於是產生瞭這個有預言性質的夢境。

  “太空漫步”現在已經不再是人類的夢想,不過在真正的太空漫步之前,一個名叫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說傢早在1952年就相當精確地描述瞭“太空漫步”的情景,但沒有人說阿西莫夫具有“預知能力”,大傢隻覺得這是“合理的推測”,因為人是具有“前瞻性思考”的生物。

  在《夢與夢魘》一書裡,作者用“預知之夢”含概瞭“前瞻性思考”和“潛意識洞察力”。上面阿西莫夫的推測就是他前瞻性思考的結果,現在重點舉幾個“潛意識洞察力”

  的例子:

  某病人一連幾次夢見自己的手臂及嘴巴因麻痹而成一種痙攣狀態。幾個月後,他的夢境果真變成瞭現實,那天他正在修理收音機時,忽然感覺局部麻痹。後來發現,他的麻痹

  現象是梅毒的並發癥。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病人為什麼在幾個月前就在夢中出現梅毒並發癥的警兆呢?從生理上來看,梅毒是隱伏進行的,雖然從表面看他與正常情況一樣,但他的動脈也許早已經受到破壞,就是這些以前在夢中曾經受到的輕微的襲擊者產生這種夢;從心理上來說,病人心中也許已有染患梅毒的隱憂,在夢中,這些隱憂活躍起來,成為預示他疾病的先兆。前面我們提過,生理刺激是夢的材料與來源之一,在夢中,我們對外在刺激的敏感性減弱,對來自內在器官的刺激反而比較敏感,夢可以“喚起我們對身體初期不健康狀態的註意”,說的就是這種情形。

  可見夢經常會在適當時機給人們一些暗示,有些人抓住瞭這些暗示,並付諸行動,所以就成功瞭。而有的人則輕視這些暗示,結果錯失瞭一次次機會。蒲松齡的《聊齋志異》裡有一則《牛飛》大概意思是說:

  某鄉人甲買瞭一頭頗為健壯的牛。一天晚上,他夢見他的這頭牛長瞭翅膀飛走瞭,醒來後,他覺得這個夢在提示他自己將會失去某種東西,他最擔心那頭牛瞭,於是就牽著牛

  到市場折價出售。他將賣得的銀兩用佈巾包裹纏繞在臂上,在回傢的路上,看到路旁有一隻老鷹正在吃死兔的腐肉。鄉人走近看,老鷹很溫順,竟沒飛走,於是他就用佈巾綁住老鷹的大腿,再纏繞在自己的胳膊上,繼續往傢走。被捆的老鷹沿途一再擺撲,趁鄉人一時不註意,它竟帶著包有銀兩的佈巾飛上天去瞭。

  “牛長瞭翅膀飛走”的夢中預言好象果然象征性地兌現瞭,但如果此鄉人不認為這個夢不祥而不去賣牛,那牛又怎麼會飛走呢?我們可以說,這是此鄉人受瞭夢的暗示,而自己兌現瞭那個預言。

  還有這樣一個例子:

  剛四十歲出頭的弗洛尼,現在已經是美國著名的服裝設計師瞭,好多人都佩服他能設計出多種不同風格的服飾的能力,並向他打聽成功的秘密。

  “很簡單,”人們笑道回答說,“你隻要夢見自己被判死刑就可以瞭。”

  “被判死刑?”人們睜大眼睛,不理解他的意思。

  “是啊!被判死刑。”弗洛尼堅定的語氣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

  原來弗洛尼每當面臨工作瓶頸,無法突破設計的困境時,就經常會夢見自己被判死刑。多少年來,夢中的情節總是沒有多大改變。

  剛開始的夢中,弗洛尼總是會被關在一間黑暗的囚室裡,滿懷焦慮和不安,孤單且無助地面對著驚恐可怕、無法預知的未來。

  獄卒沉重的腳步聲來到牢房門口,雖然沒看到人,可是弗洛尼在心裡已經知道是他們來瞭,他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

  然後夢境轉到法庭上。弗洛尼依然惶恐不安,四周黑壓壓的人潮和嘈雜的聲音加深瞭他的恐懼,“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弗洛尼在心中吶喊著,可是沒有人聽得到他的聲音。

  “弗洛尼!你被判死刑,立刻執行!”突然有個聲音這樣命令到。

  “我不要死啊!”不管弗洛尼怎麼掙紮,這時他已經被推到刑場上瞭!

  弗洛尼從夢中醒來,感覺到脖子上一陣冰涼,身體微微顫抖著,竟有著“我依然活著”的喜悅。

  做完這個夢後,弗洛尼的靈感就象泉湧般噴發出來,直到靈感枯竭時,弗洛尼又會在下一個死亡夢境中找到新的創作構想。

  有關潛意識的前瞻性,我們還搜集瞭以下資料,雖然平淡些,但很可靠。

  有個學生講瞭他的一個夢:幾周前我做瞭一個夢,夢見自己回到瞭傢裡,而傢裡正在大排宴席,張燈結彩,喜氣洋洋。爸爸表現得非常高興,滿面春風,妙語連珠,不斷地向客人敬酒,像在慶賀什麼喜事。然後,不知由於什麼原因,爸爸出去瞭,等瞭許久不見回來,於是我走出去尋找爸爸。此時外面正天降大雪,積雪在地下鋪瞭厚厚一層,正在東張西望,忽然看見爸爸由遠處走來,在快要走到我的跟前時,突然倒瞭下去。我趕緊跑向前想看看爸爸究竟是怎麼回事,看見爸爸已停止瞭呼吸,脈搏也停止瞭跳動。我頓時嚎啕大哭起來,哭聲引來瞭一大群人圍觀。過瞭幾分鐘,爸爸忽然動瞭一下,接著又睜開瞭眼

  睛,看到瞭我,對我說:“沒事,你爸爸死不瞭的。”後來我就驚醒瞭,心裡很害怕。

  “前不久往傢裡打電話,聽說爸爸不久前出瞭一場車禍,造成臂骨骨折,腿骨出現裂縫,當時經過的情景非常危險,沒要瞭爸爸的命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經過治療已明顯好些”。

  再如一位中年女士的夢:

  “我夢見我和丈夫,還有我們10歲的兒子一起坐車去野餐。中途休息時,我們把車停在路旁。這時駛來一車士兵,車在我們身旁停住瞭,他們問去香山怎麼走。我們回答,現在去香山還不是時候,等到九、十月份去看香山紅葉那才過癮,聽後他們非常失望,因為原想這次可以去山上野餐的飽覽香山的紅葉瞭。於是他們把所有為野餐準備的食物扔進我們的圍兜裡。有牛肉香腸、小面包、泡菜、煮雞蛋,還有一罐齊末,足夠一個團吃的。”“夢醒後當天下午,我的一個鄰居駕著車發瘋似地向我傢駛來,她一邊鉆出車子,一邊大聲笑著。她居然遞給我一罐齊末,然後又給瞭我許多面包,牛肉香腸,煮雞蛋和其他

  我夢見的食物。”

  她得到鄰居的這些食物的經過幾乎和她的夢一模一樣。不同的是,士兵們為去香山來的不是時候而很失望那樣,而是邀請他們到八大處去野餐。野餐後鄰居把剩下的食物都給瞭她。

  看來,真的有很多夢具有前瞻性,不過這也不太奇怪,因為潛意識本身具有很強的洞察力,它以夢的形式提前通知瞭夢者,可見夢的預測性並不是神靈在暗中幫忙,而是我們的潛意識的功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