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夢

周公解夢,姓名測試,民俗文化,風水

潛意識中的自我願望_周公解夢

  潛意識中的自我願望

  內心的矛盾常常在夢中反映出潛意識的願望。看下面一個學生提供的夢例:

  “十月一”假期中我原想去我的一位同學那裡參觀牡丹花,但一直沒去成。結果“十

  月一”後我就經常夢見自己不遠千裡去找他。每次夢見自己歷經千辛萬苦來到他們學校的校門,可不知為什麼就是見不到他本人。我拼命地撥他們宿舍樓的電話,可每次不是他去執行任務了,就是他在很多人的大操場上踢球。反正就是見不到他。又夢見他到北京來,

  同學打電話告訴我說他到了,可當我急急忙忙去接他時卻總也接不到。”



  這個同學是她自己憑直覺明白了“見不到”現象的意義,她說:“我自己急於見到他,向他說明一些誤解,所以總是夢見去找他。但我又害怕見到他,怕他不能原諒我,不能冰釋這些誤解,所以夢中不管怎麼找也找不到他,是潛意識中害怕見到他。”這種既想見又怕見的矛盾,就引出夢見去找但是找不到的情節。

  某醫生自己在鎮上開了個小門診,收入也不算高,他在填報所得稅時就據實填報。當晚他做了一個這樣的夢:

  “我朋友告訴我,稅務人員對於我的收入申報數字表示懷疑。認為我以多報少,以便逃稅,因此將罰以重金。”因逃稅而被罰以重金的夢似乎是“反願望”,其實這夢偽裝了

  他一個更大的願望,那就是他“希望成為收入頗高的名醫”。

  一位女士夢見:“我想準備晚餐,可手頭上隻有熏鮭。於是我想出去采購,可又偏巧是禮拜天下午,一切商店都關門休業,我隻好打電話給餐館,偏偏電話又斷了線,因此我最後隻好打消這條做晚餐的念頭。”

  夢中要做晚餐的願望連連受挫,終究沒能實現。但做晚餐並不是這位女士潛意識裡的願望。在分析過程中,她聯想到在做夢的前一天,她曾拜訪過一位女友,由於這位女士的丈夫經常贊美她這位女友,所以這位女士十分的妒意。一次她去拜訪女友時,發現女友比以前痩了很多,而她(夢者)丈夫卻喜歡豐滿的女人。女友告訴她恨不得再長胖些,並且還讓她(夢者)有機會約她到傢裡吃飯,因為她很喜歡吃夢者做的飯菜。

  這位女士也許心裡在想:“自己寧可不做晚餐,也不讓她來傢吃好飯好菜,如果她真的長胖了,那自己的丈夫又對她產生非份之想,那我該怎麼辦,哼,我才沒那麼傻呢!”所以,這個夢含有不請那位女友吃飯,不使她豐滿的願望。另外一方面,夢中出現的熏鮭

  正是她那位女友最喜歡吃的一道菜,所以,夢中也含有夢者對女友的“仿同作用”,她置換了女友,因為女友搶走了她丈夫的歡心,她內心非常企盼能爭回丈夫對她的愛。這兩種含義都代表了“願望的實現”。

  一個願望的未能實現,往往象征另一個願望的實現,下面是一個女病人的夢。在釋夢大師告訴她“夢是願望的實現”後,當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她夢見她與她婆婆一道去避暑。可這個病人實際上非常不願意和婆婆在一起,因此,這個夢好象與釋夢大師的理論背道而馳。釋夢大師認為,“病人最大的希望就是希望我的一切都是錯的,而這夢也就正滿足了她這種希望。”因為在病人接受精神分析治療的過程中,她曾否認釋夢大師所斷言的一件事,但事後證明釋夢大師是對的,她因此不自覺地希望有一天能證明釋夢大師的話是錯的,上述的夢就表達了她這種願望。

  如果我們憑著沖動,正要做出某些不“該”做的事時,這一部分就會警告我們,那將會發生可怕的結局。如,某同學一方面在用功讀書另一方面又想去溜冰。他夢見如果不去

  溜冰那實在是虛度光陰,不過他在做這個夢的那段時間裡,正處於“認真讀書”的痛苦沖突中,那優勢的部分威脅:“如果你敢去溜冰,那麼未來投身科學領域的生涯規劃將付諸流水。”他相信優勢部分的命令,也就是說,如果他把精力放在溜冰上,就不可能完美。他很害怕即使稍微心動,隨便去溜個冰也將前功盡棄,成為一名不入流的溜冰藝人。他的重要個人需求——讓精力與創造力有個宣泄管道,遭到強烈否定。而他人格中的另外部分則化身為劣勢者。

  但他的心聲卻說:“我要溜冰!”在他遠離運動的日子裡,這個念頭經常出現。到了晚上,這個劣勢部分就會以做夢的方式嘲弄他,在冰地上滑行、舞蹈。劣勢部分代表著遭到優勢部分打壓的基本需求,它會主動反抗,甚至用打擊優勢部分來滿足自己。

  再看一個女孩做的三個性夢:

  夢一:女孩夢見自己正走過屋內的大廳,忽然她的頭部與擺在大廳內的燈架相撞,頓時她頭上的血流了出來。據女孩後來講:“這種事在我的現實生活中從來沒有發生過。而

  在此後,我對自己的夢的說明更是苦思冥想。要知道那時我的頭發真是令人擔心。昨天,母親還對我說:‘好孩子,如果真是如此,你的頭很快就會禿得像屁股了。’”

  釋夢大師這樣解釋,頭部顯然是身體下部的代替。而凡是屬於可以被拉長的物體,都是男性生殖器的象征。因此,這個夢可以這樣解釋:整個夢的隱念是指身體下部因為與陽物接觸而流血。根據這個女孩進一步地聯想,我們可以了解到是因為她與男人有過結合所以她會做這樣的夢,另外除了上面一點,還與她的信仰有關。

  夢二:女孩在一個葡萄園中穿行,正走著時她看見地上有一個很深的坑,她知道這個坑是因為樹根被拔去才留下的。女孩在講述夢的時候曾說:“樹已經不見了。”意思就是說,她自己在夢裡並沒有見到樹。釋夢大師認為,這個夢同時也涉及到少女對性的一個幼稚見解,也就是女孩兒們都以為她們本來有著和男孩一樣的生殖器,隻是後來它們被閹割掉了,就像“樹根被拔去”一樣。

  夢三:女孩站在一個書桌的抽屋前,這個抽屋是她非常熟悉的,所以一旦有人觸動抽

  屜,她馬上就會察覺出來。釋夢大師這樣解釋這個夢,書桌的抽屜以及一切類似於抽屜式樣的箱盒,都是女性生殖器的象征。女孩知道與男子結合,或者是按她自己的想像,如果一旦與男子有任何接觸之後,那麼她的生殖器便會呈現出與上述的抽屜被動過之後的相類似的痕跡。也就是說,女孩在內心中其實渴望著與男子接觸,但是她又害怕被他人知道而遭到非議,這正是女孩一向最擔心最害怕的事情。

  上面的三個夢同時發生在一位女孩的身上,且同時發生在一個晚上,那麼它們之間又有著什麼樣的關聯呢?釋夢大師總結這三個夢,認為這三個夢的主要重心就在於一個“知道”的概念。女孩清楚地記得,在她還是小孩子時就對性事件有著探索的興趣,並且她還為由她自己探索出來的結果和由此而獲得的知識深感自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