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夢

周公解夢,姓名測試,民俗文化,風水

為什麼會做喜夢和惡夢_周公解夢

  為什麼會做喜夢和惡夢

  在揭開夢的神秘面紗後,再探討一下人為什麼會做夢,而且為什麼有的夢憂鬱,有的夢驚險,有的夢恐懼,有的夢幸福呢?

  科研表明,夢是由一些抽象的事物有機組合而成的,它的引發因素很多,主要有以下幾種:

  1,大腦的活動做夢過程中大腦裡的電子活動是很明顯的。大腦裡的能量和意象的傳遞是由一個神經細胞網制導的,大腦的基礎材料構成瞭電子波網絡,而電子波網絡是由電容器(電蓄積)和晶體管(電頻道)組成的。

  睡眠時身體活動大大降低,呼吸的頻率降低到清醒時的一半,心跳的活動頻率也降低到清醒時的40%到70%,新陳代謝和血壓同樣也大幅度地下降。不過根據哈佛醫學院的科



  學傢們說,即使是在熟睡時大腦的電神經細胞活動隻減少5%到10%!

  即使是電神經細胞隻降低5%到10%,但大腦的某些特別部位還是受到瞭更大的影響。這些受影響大的部位是那些管理註意集中、學習、信息組合和記憶的部位。在睡眠期這些部位的時間活動性降低50%,而在眼睛速動階段卻完全停止活動。

  夢醒狀態大腦皮層深處的學習、記憶和註意等中心都在積極工作,並且把大腦接收到的信息歸為重要的或無關緊要的,同時把這些信息相應地分配給記憶資源。

  進入大腦的信息量往往總是超過我們大腦分門別類地處理每一條個別信息的意識能力。於是記憶資源就根據特定時刻的緊急程度來分配。在任何特定的時刻,大腦都有能力獲取相關的記憶,以便來判斷當時情況的重要性。

  2.現實的重新組合夢的一個最普通的特征就是它對現實進行重新組合從而變幻出一個怪誕的現實。在一個比較單一的、連貫的夢裡,你的大腦可能構想出這種情景:你的兩個熟人成瞭婚姻伴侶,他們正在外國進行密月旅行,雖然他們都是你的熟人,但他們二人彼

  此卻是陌生人。也許有某種原因讓這一切聯系在一起,但顯然這個原因並不明顯。

  因為一個夢就像一塊馬賽克地板一樣,所以你應該在更大范圍內觀察夢中的畫面:為什麼似乎毫不相幹的事情出現在同一個夢裡?也許它們在夢中的共存其實也不怪誕。

  3.精神上的焦慮在緊張的睡夢中,高度緊張的生活方式造成的焦慮與睡眠中斷之間雖然還沒有證實有必然聯系;但能肯定的是人們在清醒時所面對的焦慮肯定會設法進入他們的睡夢。事實上你的夢的大部分內容所包括的諸多意象和情緒,都旨在盡量消除你清醒時的焦慮。

  但是,要預言什麼人會有過度的夢中焦慮也不容易。也許你能預料一個明顯地焦躁不安的人會做更多的惡夢,但這種情況並沒有得到證實,況且很可能事實會恰恰相反。事實上有些更可能經受緊張睡夢的人,往往是那些在清醒時深藏內心焦慮的人,這些人往往具有對侵擾和威脅過於敏感的性格。他們被看作是具有相對脆弱性格的人。你常常會遇到這樣的人,表面上他們溫和沉穩,但卻是夢中最焦躁不安的人。

  4.身體的反應除瞭夢中的精神現實外,還可能有一種物質的真實,正是由於這種物質的真實引起由躺著熟睡的身體做出的物質反應。比如,人們經常夢見當他們躺在床上的時候,有某種東西向他們走來,並壓擠他們的胳膊。有的人說因為他們在睡夢中感受到瞭某種氣味,盡管這是很罕見的。而另外一些人說疼痛的感覺是他們睡夢的一部分。這些感受經常出現在睡夢狀態的早期階段。

  通常人們在做夢時的身體感受並不進入夢醒後的生活。比如,如果你夢見從樹上掉下來,摔斷瞭腿,你在夢中經歷瞭疼痛感覺;然而醒來後,能感受到在腿上有殘留的疼痛感的可能性不大。

  做夢除瞭與抽象事物有機組合有關外,還與夢者的情志變化有關。因為人在認識周圍事物和與他人交往中,都帶有七情六欲,因此往往會表現出相應的感情,而相應的感情又會引發相應的夢境。

  關於這一點,我國很早以前就註意到瞭。漢代著名哲學傢王充,他在對夢的精神心理

  原因分析時這樣認為:晚上做夢不是鬼神作怪,而是由白天的心理活動轉化而來的。由於人們在醒覺時經常思念著某種東西,充滿著某種想像或希望,睡眠時就會夢見思念著的東西,或想像中的事情,王充將這些概括為“精念存想”致夢。他在《論衡?訂鬼篇》雲:

  “夫精念存想,或泄於目,或泄於口,或泄於耳。泄於目,目見其形;泄於耳,耳聞其聲;泄於口,口言其事。晝日則鬼見,暮臥則夢聞,獨臥空室之中,若有所畏懼,則夢見夫人據按其身哭矣。”

  我們從他所舉的夢例可以知道,所謂精念存想,包括瞭喜怒哀樂、憂悲驚恐等各種情志因素。念也就是思念,《說文》上說:“念,常思也。”精為專註,精念,即思念很精、很深、很專,深深地思念著。存想,一方面是指老在想著某種東西、某種情況,或某種情緒老在困擾著自己;另一方面也含有某種想法、想像,某種情緒感受被存入記憶的意思o

  我們能體驗到,夢有時和當天或最近的情態變化有關,而有時卻和很久以前的情志變

  化有關,這毫無疑問是由於以往的情志變化被存入記憶的緣故。

  情志變化引起發夢,可以由正常的情緒變化引起,也可以由過度的情志變化引起。另外過度的情志變化比正常的情志變化往往更容易引起發夢。所以陳士元在論述“情溢”之夢時說:“過喜則夢開,過怒則夢閉,過恐則夢匿,過憂則夢嗔,過哀則夢救,過忿則夢詈,過驚則夢狂。此情溢之夢,其類可推也。”所謂“情溢”就是過度的情志變化。陳士元將夢分為氣盛、氣虛、體滯、情溢等幾類,並將因情志變化而引發的夢取名叫“情溢之發”夕情志變化表現不一,那對夢的影響也有差異。喜為心之志,是一個人追求並達到所盼望的目的時產生的情緒體驗。當喜樂情緒波動時,就會感到心情愉快,全身舒暢,氣血通調,所以《素問?舉痛論》說:“喜則氣和志達,營衛通利。”喜的感受不僅見於清醒時,還可見於夢中,有時夢中之喜正是由清醒時的快樂感受引起的,是醒覺時快樂感受的延續。

  由喜致夢,既可以是一個快樂的夢,又可以是一個相反的夢。陳士元曾經舉過“有親姻燕會,則夢哭泣”、“慶賀則夢麻苴兇服”等夢,來說明心情舒暢、歡慶喜悅不一定都會引發喜悅性的夢;不過在多數情況下,因喜而夢,其夢多為喜夢。

  由怒致夢,常常表現為夢中也受壓抑;或對壓抑自己的對象采取清醒時無法采取的手段。陳士元在《夢占逸旨》中說:“過怒則夢閉。”喜則夢百花怒放,怒則夢萬花凋敝。生活中,常有這樣的夢例,一個人在社會上遇到瞭使自己生氣而又毫無辦法的事情時,在夢中會采取某種措施。

  由憂致夢,有時與所憂慮的事有關。如有個尹姓富翁,有錢有勢,可一上床則“多夢為人仆。趨前作役,無不為也;數罵杖撻,無不至也。”這可能與他時刻擔心怕失去自己的寶貴地位有關。有時則可能夢見非常順心的事,因為人有所擾,就渴望順利,這種心情,往往在夢中會實現。

  由悲致夢,有時夢象與悲傷的原因有關。比如某患者在丈夫去世不久,兒子又遭車禍

  而亡,她很悲傷,抑鬱不解,以致精神不振,沉默寡言,徹夜難眠,閉上眼睛就會夢見失去的丈夫與兒子。陳士元認為,悲哀過度則夢救,這可能與夢者因理想破滅,喪失信心,渴望能被人救助的心理有關。

  由思致夢,其夢象常常與所思內容有關。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杜甫的名句“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三夜頻夢君,情親見君意”,反映瞭杜甫對好友李白的思念之情。渴瞭夢見喝水,饑瞭夢見吃飯,病瞭夢見看醫生,囚犯夢見被釋放,所夢雖不同,但與各自所思有異相關。當然,夢具有離奇性,它有時就像個調皮的精靈,並非所思都見之於夢,“欲欹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盡”。可見,思之為夢,可以表現為多種多樣的夢。

  由恐致夢,可以表現為恐懼之夢,陳士元在《夢占逸旨》中說:“過恐則夢匿”,就是指在夢中表現為由於害怕而到處躲藏。由於恐傷腎可以影響心,所以常伴心悸等癥。例如某患者,因坐公交車上班時,此車撞瞭一個人,那人當場死亡,患者感到很害怕,從此

  常感心悸、腿軟,不敢坐車,睡眠不好,閉上眼睛就做夢,而且做的夢大多都是很可怕的,以致於常從夢中驚醒,醒後仍感悸動不安。

  由驚嚇致夢,其夢多為惡夢,有時甚至會使人因恐懼而不敢入眠。這一點,從漢代鄭玄對噩夢的註解也可以看出。噩夢即惡夢。鄭玄在註解時說:“驚愕而夢”。他是從夢的形成原因對《周禮》六夢進行註釋的,他認為,噩夢的原因是由於驚愕而導致的。

  例如某女士,產後20多天,由於晚上突然受到驚嚇,所以導致心悸怔忡,頭暈神疲,聽到點聲音就會被嚇醒,渾身冒冷汗,難以入睡,喝幾片安神片後才勉強入睡。又如某先生,在幫朋友整理物品時,突然受到驚嚇,導致神志恍惚,時常悲傷哭泣,頭暈目眩,胸悶心悸。夜間多夢,夢到的大多是恐怖的事,她常常由於從驚嚇中醒來,以致於一人不敢入睡。後經養心安神、清熱化痰之劑才好。這說明驚嚇確實可引起多夢。

  總之,引發夢的因素很多,而造成憂鬱的夢、驚險的夢、恐懼的夢及幸福的夢十之八九是與你的情感和心理有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