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夢

周公解夢,姓名測試,民俗文化,風水

夢的運作_周公解夢

  夢的運作

  在談及夢的運作時,我們首先應該明白顯夢和穩夢分別指的是什麼。“顯夢”就是我們真正做出來的夢,換句話就是說在夢醒之後,我們能準確地復述出來的那部分夢的內容。“隱夢”則是我們在分析“顯夢”的基礎上才得出的另一層含義的夢境。隱夢就是做夢人的欲望的達成。

  下面我們用一個具體的實例來說明。比如,“三個月前我有一個非常要好的男友,我很愛他,但是有一天他突然對我說他愛上瞭別人,我很傷心。三個月後的一天夜裡,我做瞭一個夢,夢見我的男友死瞭,我不知道他因何而死,隻是看到他靜靜地躺在那裡,我的心沒有痛”。釋夢者對這個夢這樣解釋:死在這裡是遺忘的意思,女孩兒認為自己已經把男友給遺忘瞭。因為女孩兒在做夢的前一天,她認識瞭一位很好的男子,女孩兒對他一見

  鐘情。所以這個夢好像暗示著新的感情即將代替舊的感情。具體敘述這個夢便是上述所說的“顯夢”。而後面釋夢傢說的女孩兒對先前男友的遺忘,則是先前夢的隱含意義,也就是我們所說的“隱夢”。

  分清“隱夢”和“顯夢”的概念之後,現在來瞭解夢的運作。我們的先哲是這樣給夢的運作定義的:“隱夢”變成“顯夢”的過程就叫做夢的運作;反過來說,由“顯夢”回溯到“隱夢”的歷程就是解夢。可以這樣說,解夢的目的就是推翻夢的運作。下面我們看看夢的運作過程是怎樣的。



  夢由“隱夢”到“顯夢”的運作過程包括夢的壓縮、移置、視覺化、象征及潤飾。下面分別談談夢的這幾個運作過程。

  夢運作的壓縮過程是夢運作的第一個過程。所謂壓縮過程,就是“顯夢”的內容都比“隱夢”的內容簡單。換句話說就是“顯夢”就好像是“隱夢”的一種縮寫劇本。不過也可能有沒有經過壓縮作用的夢,但一般說來夢的運作總是少不瞭壓縮這一過程的,而且有

  時壓縮的程度還很大。關於夢的運作有沒有與壓縮相反的作用,或者可以說“顯夢”的內容要比“隱夢”的豐富,這種情況被認為是絕對不可能的。

  既然夢的壓縮過程這麼普遍,那麼夢運作時是用什麼方法進行壓縮的呢?可以歸結為以下三種方法:

  方法一、徹底的壓縮,表現在“顯夢”中的某種隱含意義完全消滅。即我們在“顯夢”的表層看不出一點兒“隱夢”的意象來。我們夢中的內容好像與我們內心中的欲望沒有一點兒瓜葛似的。

  方法二、不徹底的壓縮,“隱夢”的一個片段侵入到“顯夢”之中。在“顯夢”中你可以找到一些“隱夢”的痕跡,對於這樣的夢,你可能感覺它離你的生活有點近,甚至你對夢中的某些隱含意義有些明白。

  方法三、具有與“顯夢”相同性質的某些“隱夢”成分也出現在“顯夢”中,而且還與“顯夢”混合成為一體,難分彼此。比如:這是一個“數人合一”的壓縮例子。這個混

  合而成的影像,外貌長得像甲,穿的衣服像乙,從事的職業又像丙,但是你知道他始終是丁。

  下面我們來舉個例子,看看夢是怎樣進行壓縮的。看一位婦女的夢:“我夢見我最喜愛的一個外甥死瞭,他躺在棺材裡,兩手交叉平放,靈堂燈火通明,映著他的臉龐,情景恰恰和幾年前我的另一個外甥死時一樣。”從表面上看,這個夢不會是滿足這位女士願望的夢,因為她絕對不會盼望著自己最喜愛的外甥死去。其實,這個夢不過是一個“偽裝後”滿足願望的夢。因為事實上,這位女士愛著一個男人,可由於傢庭的反對他們未能終成眷屬。很久她沒有見過他瞭,隻是在上次她的一個外甥死去時,那個男人來吊喪,她才見瞭他一面。這位女士的夢,意思實際上是:“如果這個外甥也死瞭,我可以再見到我愛的那個人。”在此夢中,那位女士把夢見外甥的死與想見那個男人的願望有機地結合在一個夢中。即便是她想見的那個男人沒有出現在夢中,但卻隱含在那位女士的第一個外甥死去的情景中。因此可以這樣說,在這個夢中其實是兩個葬禮的重疊,而把兩個葬禮連起來

  的就是那個男人。夢就是這樣運作的,它把許多有著相同本質的事物壓縮成一個有些模糊的事物,如果想知道夢的意思,那我們就得找出它的核心。

  不過,夢壓縮的過程有時會把兩種完全不同的隱含混合在一個“顯夢”中。有時看似對夢有瞭一個比較滿意的解釋,這種情況會讓我們覺得意外,但的確有這種可能。其實忽略瞭第二種可能的隱含意義。另外,“顯夢”與“隱夢”之間的各種元素間的關系非常復雜,各種元素常常互相交錯,這樣會使一個明顯的元素可能同時代表若幹個隱含的元素,而一個隱含的元素又可化為若幹個明顯的元素。因此我們在解夢時,如果想要它完整地呈現,就必須等到解析瞭全夢之後。

  可見,在我們分析夢的時候,如果一個字對一個字,或者是一個符號對一個符號翻譯,那我們就大錯特錯瞭。夢的運作遠遠比這些復雜得多。

  夢運作的第二大成就就是它的移置作用,這是夢的檢查作用,夢的移置作用往往通過替代方式和重點轉移的方式實現:

  替代方式。一個隱含的願望,即我們心中實際上想要得到的東西,它不以自己的真實面貌出現,有時連自己的一部分也不出現,而是讓一些看似與之無關的其他一些事替代,這種替代方式近似於暗喻。

  重點轉移方式。即夢的重點由一重要的元素,移置到另一個不重要的元素上。這樣,夢的重心就被推移瞭,於是夢也就似乎呈現瞭一種異樣的形態,好像是脫離瞭它所要表達的中心。

  實際上,在我們的日常交談中,我們常用暗喻代替原意的方式來進行交流。日常交流中的暗喻與夢中的暗喻有一個明顯的區別,就是人在清醒的時候所用的暗喻很容易被他人瞭解,而且這個時候的暗喻所代替的內容也和願意有相當的關系,比較容易讓人理解。此夕卜,我們在日常的詼諧語言中也常常用暗喻的形式,這時候通常不再需要內容方面的聯想,代替它的是不常見的表面聯想。比如,或取諧音,或取雙關語義。這種表面的聯想需要大傢能夠理解,不然,如果一個笑話的暗喻所指的真意讓人不能明白,那麼笑話還有什

  麼可笑的呢?不過,在夢中所使用的暗喻全然沒有這些限制,它可以與夢所要表達的原意毫無關系,而且還不易瞭解,甚至一經說明之後,可能讓人覺得還是不可思議,而其解釋的內容也讓人覺得有牽強附會之感。而恰恰隻有當夢由暗喻不能逆溯到它的原意時,此時夢的檢查作用才算真正達到瞭目的。

  可見,夢的移置過程就是夢把重要的內容放在夢裡不引人註意的情節上。這就像一個害羞的借錢者,他先和有錢人東拉西扯地說好多話,然後好像順口提起一樣,捎帶說起借錢的事。實際上,從心理的表現方式上來講,這種重心的移置並不符合道理,而且它還增加瞭諸多的復雜因素,所以使事情看起來有點兒神秘,聽起來有點玄虛,而夢的“移置”作用,它本身就是要加重夢的玄奧。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夢的“移置”作用看作夢運作的第二個成就。

  夢運作的第三個過程是夢的視覺化,這也是最有趣的一個過程。它將思想變為視象展現於人的夢中,也就是說,夢的視覺化就是把心理內容轉變為視覺形象。比如:一個新入

  學的大學生,一天夜裡,他夢到自己身穿中世紀的服裝走進一幢很暗的房子,屋內很亂,突然有幾個人沖出來向他攻擊。這時,他猛地拿出一支沖鋒槍,向敵人掃射。把敵人全部打倒後,他轉身走出房子,很悠閑地點上一支煙,然後拿出一個手榴彈向後甩去,屋子在他身後轟地炸瞭。這時他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課本落在屋裡瞭,可屋子已被炸成一片瓦礫,找不到瞭。他轉念一想,沒能瞭就沒有瞭,也無所謂。

  而實際的情況是,這位大學生做夢的當天曾看瞭一部電影,其中的一段情節與夢中的情節很相似。並且這位學生剛剛入學,他對學校的許多方面很不滿意,當時期末考試快到瞭,可他卻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他的夢表達瞭他的三種情緒,一是房子代表學校,夢中殺敵並炸掉瞭房子是排解心中的壓抑;二是書本掉在瞭被炸的房子裡,說明他擔心自己的功課已經落下瞭,在考試中會不及格;三是書本掉在瞭房子裡,但轉念一想又無所謂瞭,因為這位學生平常的稟性就是這樣,對什麼都不在乎。因此這種情緒被帶到瞭夢中。

  從這個夢中可以看出,這個新入學的大學生把自己的三種情緒中的兩種情緒轉換成瞭

  畫面出現在瞭自己的夢中,一個是反擊敵人和被炸掉的房子,另外一個就是掉落的書本。而無所謂的情緒並沒有以畫面的形式出現,它是以心理情緒的方式表現出來。

  由此我們可以明白,我們夢中思想並不能完全以視覺的方式表達出來,這一點很明顯,也不難想像。我們知道,如果要你描繪一篇報紙中的政治論文,要求你必須將文字改成圖畫,可見難度有多大。文中的人和物都不難用圖畫代表,並且還可以把他們畫得很完滿;可是如果要你們將一切抽象的文字改成圖畫,並將指示各種思想關系的詞語,如關系詞、聯接詞等一概變為圖畫,則其困難是可想而知的。

  當然我們知道夢中的思想並不能完全以視圖的形式表達,不過在我們的夢中仍有許多思想以在頭腦中的原形出現在夢中,並在“顯夢”中表現為思想或知識。雖然,頭腦中的思想變為視象不是夢的工作中思想變形的惟一可能的方法,但是它卻是夢運作的主要特性。

  夢運作的第四個過程就是夢的象征性。所謂夢的象征性是指在我們的夢中一個事物往

  往隱含代表另一個事物。為什麼會出現此種情況呢?其原因就在於,當我們入睡的時候,

  “本我”就開始瞭它的幻想,然而“超我”這個“檢查官”卻是無時無刻不在檢查著大腦中一切活動,因此“本我”隻好把夢經過偽裝後進入我們的夢中。經過偽裝後的夢便是“顯夢”,而它們所要表達的隱含意義就是“隱夢”。那麼,“本我”又是怎樣把夢進行偽裝,從而騙過“超我”的檢查的呢?夢的象征意義此時就起作用瞭。

  為瞭偽裝,夢常采用一些特殊的形式,或者可以說是一些騙術。如果隻從偽裝的角度來說,那麼夢運作的壓縮、移置和視覺化都可以稱作“本我”為欺騙“超我”所使用的騙術。夢的象征性的重要意義在於:沒有諸如象征性這樣的偽裝,夢似乎就無法形成。現在我們舉出三個具體的例子來說明夢的運作的象征性。

  例子一:夢見橋是人際關系中有趣的象征。我們常常用“過橋”和“拆橋”來表達生活中的機遇和挑戰。然而,過橋要付出什麼代價嗎?橋會不會倒蹋?過瞭橋是進入安全的目的地,還是進入一個吉兇難卜的未知天地?對這些問題的答案可能揭示你已認識到生活

  中的轉變以及你對這種轉變的感覺。

  例子二:夢見父親是權威、風度和慈愛的象征。父親的形象多種多樣,同樣通過父親的形象也可以產生多種感情。你對自己父親的認識會對你可能信任的其他高級人物的看法產生重大的影響。權威是我們對父親的第一印象,他無所不曉,見多識廣。父親通常以你的傢庭為背景,以特殊的方式出現在你的生活中。這樣的夢可能產生這種感覺:也許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懸而未決的。父親在夢中的出現同時還標志著溫暖的力量,或者表明同夢中其他方面相比,缺乏的也正是這些東西。如果父親已經去世,他在夢中的出現可能與尚未解決的問題有關。

  例子三:夢見親愛的人死亡可能是許多因素的結果。你可能真的為他(她)的健康擔心。親人的死亡可能隻是一種象征性,而不是你努力使他們擺脫現實,因為你所作的努力往往被看作是抵制對他們的憤怒。如果這位親愛的人是位浪漫者,並且與你沒有什麼血緣關系,夢見他的死亡可能預示著你們彼此的關系將到此為止。

  在上面三個例子中,橋象征著生活的轉變及自己對這種轉變的看法;父親象征著懸而未決的事情;死亡則象征著憤怒的情緒和關系的結束。又例如汽球、噴霧器、球棒、鍋爐、水壺、瓶子、汽車、槍、帽子等象征著男子的性生殖器;而女子的性生殖器則是碗、兒童、地球、水果、花園、花、月亮、海洋、池堵、花瓶等。

  通過上述講的,我們懂得瞭夢的運作的歷程後,對於“顯夢”的興趣好象不再那樣的濃厚瞭,“顯夢”的地位在夢工作中好象也不再那麼重要瞭。

  因為人們感興趣的從來都是那些對他們來說真正有意義的事情。所以,“顯夢”不管是以怎樣艷麗的外衣鄭重地包起來,還是被前後分裂為多少個不相聯絡的圖畫,這些對我們來說都沒有多大的意義。“顯夢”雖然有它存在的價值和意義,但是我們知道這種夢的表面形成於夢的化裝作用,它和夢的實質內容沒有多大聯系,這就好比一個外表裝扮得珠光寶氣的貴婦,不過你不能確定她是否真的擁有貴族的氣質。

  但是,盡管這樣我們仍不能忽視它的存在,因為在夢裡我們所能直接感知的部分隻是

  “顯夢”“顯夢”有時也有它的意義,還可能表現著“隱夢”的要點。

  總之,我們在解析某一夢時,一定要記住不能隻以“顯夢”或“顯夢”中的一部分來解析夢的實質內涵。從夢的表面來看,它們好像是相互聯貫,表裡一致似的。不過對大多數的夢而言,其構造實際上與我們構房所用的鋼筋混凝土一樣,各種石片被水泥和鋼筋互相粘合制成石板。但石板表面的光滑卻不代表它內部也同樣排列有序。夢運作的這一有趣的功能,被弗洛伊德稱之為夢的“潤飾”。這裡的“潤飾”似與“掩飾”相通。夢的“潤飾”目的在於將夢的工作的直接產物合成一個聯貫的整體,就好象我們需要把拼圖的各個版塊拼成一幅完整的圖畫一樣。與拼圖遊戲不同的是,夢在潤飾時,往往把材料排成與“隱夢”的含義大相徑庭的次序,為瞭達到這個目的,交錯穿插就無所不在,這就像是小孩兒玩打亂仗的遊戲。

  關於夢的運作,我們已經知道瞭,它是從“隱夢”到“顯夢”的運作過程。在這樣的情形之下,也難怪我們對夢的運作發生濃厚的興趣。你想那個隱藏在我們的潛意識中的某

  些東西,通過那個不可思議的夢工作的偽裝,轉而成為一個有著具體意象的類似於故事情節一樣的鏈接呈現在我們的睡夢中。可見夢運作的過程是很別致的。知道瞭夢的運作過程,我們對夢的研究就更會趨向合理化,也就更科學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