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夢

周公解夢,姓名測試,民俗文化,風水

預感並不神奇_周公解夢

  預感並不神奇

  通過前面敘述,你是不是覺得夢真是太神奇瞭,它可以投射現在,可以預知未來,簡直有通天的本領。其實等你知道瞭夢的預感的源泉後,也就不覺得它“神不可測”瞭。

  其實預感本來是大腦中的一分子,隻因為它長期睡眠,而顯得懶散遲鈍罷瞭,所以當它偶爾出來活動的時候,我們也很難抓住它,打個比方說,預感就像是匆匆而過的流星,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見瞭。要揭開預感的神秘面紗,還是先讓我們看看人腦是怎麼工作的。

  先看右腦。人的右腦作用於許多身體活動,不僅如此它在各種各樣純心理的活動中也至關重要,而且還與預感有密切聯系。

  假如把一個將要實施的房屋方案分別給兩個人,其中一個是富有經驗的建築承包人,



  另一個是剛從建築學院畢業的學生。那位有經驗的承包商也許粗略地看上10分鐘後,就能

  告訴我們建造該房屋要花費多少錢,需要多長時間。而那個學生,用數學羅輯方法,采用根據材料單將每一項都加起來,計算出價錢,一次一個項目地算,然後將建造的每一階段列入計劃表,並估計建造的時間得到的兩個答案相同。那個建築承包人競然根據經驗,預感直覺判斷的像數學邏輯判斷那樣準確。如果你讓這位承包人解釋他的預感估計,他也許會說一些“憑直覺”和“經驗”之類的話。實際上,預感正是右腦思維的結果:就像它隻需掃一眼就能從一群人中認出一張臉一樣,右腦也能一步分析大量數據並作出判斷。可見並不是我們認為這個建築承包人有多神,當然瞭經驗肯定是有的,但起主要作用的還是他的右腦,他說些“憑直覺”、“憑經驗”之類的話,並不是他有意隱瞞不想告訴別人,而實際上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他的右腦的功勞。

  預感能力是能力的一種,那它肯定也有其它能力的共同特點,即能力是可以變化的,同樣預感能力也可以發展,又可以衰退。這依賴於它被使用瞭多少和我們對其結果的信任程度。事實上,大多數人總是對自己的預感持懷疑態度。通常總是按眾人的意見做出判

  斷。這使我們錯過許多明智的選擇。當然,在有的情況下使用預感是愚蠢的。例如,掃一眼一個復雜的數學問題就“預感”出它們的答案,這顯然是不行的。但即使是在諸如數學的左腦科學中也肯定存在一個適於預感的地方。大多數創造性突破,即使是在數學中,往往都是“預感直覺跳躍”的結果。當然,這種結果還必須采用邏輯手段通過嚴密的觀察和分析來加以證實。

  關於人們利用預感歷史上早有記載,但是,那時的人類預感總是帶著極其神秘的特點。現在,隨著科技的發展和知識的積累,如果我們瞭解瞭它們的生理基礎,我們就能更理智地開發它、利用它瞭。

  預感往往是一種突然湧現的感覺和判斷,並沒有經過嚴密的言語邏輯分析,無疑它屬於右腦的功能。是由右腦瞬間產生的,但是,要讓預感起作用,還必須需要左腦的參與,因為左、右腦分工不同。隻有左、右腦密切合作,才能產生一個完整的預感之夢。

  左腦意識層次中的活動結果傳遍到右腦非言語意識層次中,又加劇潛意識中的有關活

  動,最終又以夢的形式反映出來,再度進入左腦意識層次。由左右腦協同活動、在潛意識和意識層次反復加工得出的思維結果因其準確靈驗就很自然地被視為“神奇的預感”。

  不少信徒把此類預感歸結為神或上帝的預示;不過,我們現在已經瞭解,它們同樣是人本身心理活動的結果,隻是其中主要的活動過程都在右腦和潛意識中進行,人本身意識不到罷瞭。可見神秘的預感在科學面前其實並不神秘,隻是因為人們不懂得這些才覺得它神秘罷瞭。

  我們知道,人類自覺意識是人腦以能動的方式對客觀存在的反映,也就是人腦以自覺的形式進行的高級信息反映過程。而客觀信息轉化為主觀意識,它的存在形態和物質載體都要變。

  信息既不是物質,也不是能量,但它離不開物質載體,離不開能量動力,否則它就無法輸進、輸出、處理、存儲。在客觀世界,信息寓於萬事萬物的相互聯系中,它借助光、電、聲、磁等載體傳送。在感官中必須由物理能轉化為生物電能,才能輸入大腦皮層。

  信息在大腦皮層中,又以電——化學形式寓於兩種信息系統之中。一種是直接反映,由感覺、知覺、表象組成的第一信號系統,這種觀念形態保持瞭客觀事物的直觀形象性;另一種是間接反映,由語言、文字組成的第二信號系統。這種觀念形態揚棄瞭客觀事物的直觀形象性,然而它能借助語言文字的概括性,直接揭示事物間的本質聯系,進行抽象的概念思維;借助語言文字的指物性,控制、表達、交流第一信號系統的活動,又進行具體的形象思維。此外,與人有利害關系的客觀信息還以感情體驗的形式,在大腦皮層和丘腦、下丘腦、網狀結構間建立暫時的神經聯系。事物之間的聯系具有層次等級性。一些最基本、最普遍的聯系具有最大信息量。它們作用於人的神經系統,就使某些部位的神經元經常分泌某些化學傳遞物質,這使突觸的導納上升,形成特別敏感的神經通路。

  神經網絡具有可塑性,它的可塑性不僅表現在神經元突觸導納的改變上,而且表現在樹突的增生和聯絡結構的變化上。成年人的有些腦細胞,一個神經元上可增生出6000多個樹突。而在幼兒時期增長更明顯。近年來的研究證明,神經細胞的有絲分裂可以持續到出

  生後的六個月,處於分離狀態的腦細胞至三歲前才完成70—80%的樹突生長和突觸聯結。人的基本行為方式正是在這一時期印入大腦,從而塑造出人類特有的神經元之間的組合結構,形成各種具有特殊的生理和心理功能的神經回路,例如擴散性神經回路、收斂性神經回路、環狀神經回路等等。不僅如此,一些心理學傢認為,在以往漫長的歷史時期形成的原始思維習慣,也會通過遺傳積沉於現代人思維結構的底層。佈留爾在《原始思維》一書中將之稱為“原邏輯”思維。

  大量的信息刺激神經元產生瞭信息聯系。因為它是客觀刺激的穩定聯系,所以能被人自覺意識到。神經網絡系統由於不能直接轉化為意識功能,不受人腦中意識機構的左右,不能被自覺意識到。因而人們誤認為是一種神的力量,其實它不僅存在著,而且還時常以非自覺的本能方式,暗中影響著人們的思維、情感活動,內導著新的信息處理過程。而那些出神入化、奇幻莫測的預感也正是由此而誕生。

  可見預感不是神秘的,它可以被人認識,但由於預感能力是一種天生和自發的能力,

  所以在一些人身上可能很不發達,而在另一些人身上則特別發達。

  我們在此勿需多談,但能肯定的一點是:人的預感能力是不同的。不過由於人的性格和應對方式不同,所以即使他們預感到自己有災難,結果也往往不同。當然瞭,你不能把自己的預感能力歸為上天,事實上能預感突如其來的災難的隻是你自己,是你在自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