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夢

周公解夢,姓名測試,民俗文化,風水

榮格:夢給我們展示的是未加修飾的自然真理_周公解夢

  榮格:夢給我們展示的是未加修飾的自然真理

  在許多學者看來,弗洛伊德的弱點在於他對性內涵的過於癡迷,這就導致了他所創立的理論力量被大大地弱化了。弗洛伊德之後的另一位解夢大師是榮格。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Carl Gustav Jung,1875~1961),瑞士著名心理學傢、精神分析學傢,在世界心理學界都得到了很高的評價,是現代心理學的鼻祖之一。著有《無意識過程心理學》、《心理類型》、《分析心理學與夢的釋義》和《記憶、夢、思考》等。他於1875年7月26日出生於瑞士圖爾高州。1902年,榮格獲得蘇黎世大學醫學博士學位,1905年任該校精神病學講師。後來辭職自己開診所。1911年被推選為國際精神分析學會的第一任主席。後因與弗洛伊德的分歧退出國際精神分析學會,自創分析心理學。1961年去世。

  榮格解釋數以萬計的夢,對夢有極為深刻的理解,但他的觀點與弗洛伊德的觀點不同,他不認為夢僅僅是為了滿足願望,也不認為夢進行了什麼偽裝。榮格認為“夢是無意識自發的和沒有扭曲的產物”。在弗洛伊德看來,夢好像一個狡猾的流氓,拐彎抹角地說下流話。而在榮格看來,夢好像是一個詩人,用生動形象的語言講述關於心靈的真理。這種夢所用的類似於詩的語言就是象征。象征不是為了偽裝,而是為了更清楚地表達。這正如我們在給別人描述一個新奇的東西時,為了說清楚,需要利用比喻來加以說明。

  夢的基本目的不是經過偽裝滿足欲望,而是恢復心理平衡。榮格稱為夢的補償。他認為,如果一個人的個性發展不平衡,過分地發展自己一個方面,而壓抑自己的另外一些方面時,夢就會提醒他註意到這被壓抑的一面。例如,當一個人過分珍重自己的強悍、勇敢的氣質,而不承認自己也有溫情,甚至也有軟弱的一面時,也許就會夢見自己是個膽怯的小女孩。

  榮格還認為,夢展示出做夢者自己內心的被忽視被壓抑的一面,因此往往可以起到警示的作用。榮格提到這樣一個例子:

  一位女士,平時剛愎自用、固執偏激、喜歡爭論。她做了一個夢:“我參加社交聚會。女主人歡迎說:‘真高興您來了,您的所有朋友都在這兒等您吶。’然後,女主人領我到門口,幫我開門。我走進去一看,是牛欄。”

  由這個夢可以看出,做夢者內心的另一面是謙虛的,它提醒這位女士,你平時的表現就像一頭犟牛。

  榮格還有一種觀點,認為人類世世代代經歷的事件和情感,最終會在心靈上留下痕跡,這痕跡可以通過遺傳傳遞。例如,當一個人想到太陽,就會想到偉大、善良、光彩照人,如同一位英俊的男子。想到月亮,就會想到溫柔、美好,如同一位少女。這是因為一代代的人都看到太陽和月亮,一代代人對太陽和月亮的情感通過遺傳傳到了每一個人心裡。一個現代人想到智者時,很容易在心裡浮現出一個白發長須的老者形象,而不太可能浮現出一個活潑的少女形象來,這就是因為在過去的世世代代,最聰明的人是那些飽經滄桑的老人。

  榮格把這種遺傳的原始痕跡稱為原型。他說原型本身不是具體的形象,而隻是一種傾向,但是原型卻可以通過一種形象出現。在夢裡,有時會出現一些奇異的情節和形象,這些東西用做夢者自身生活的經歷解釋不了,那麼,這就是表現原型的形象。

  有一個10歲的女孩做了一系列夢,夢中有極古怪不可思議的形象和主題。她把這些夢畫成了畫冊,畫冊上畫了這樣一些畫面:

  邪惡的蛇樣怪物出現,它有角,殺死並吃掉其他動物。但上帝從四面來到(畫上有4個上帝),讓所有動物再生;

  升天,上面異教徒在跳舞慶祝。下地獄,天使們在行善;

  一群小動物恐嚇她,小動物變大,其中一個吞吃了她;

  一個小耗子為蟲子、蛇、魚和人所穿透。耗子變人;

  透過顯微鏡看一滴水,她看到水中有許多樹;

  一個壞孩子拿著一塊土,他一點點扔向過路人,過路人便都變成壞人;

  一醉婦落水,起來又成新人;

  許多人在蟻堆上滾並被螞蟻攻擊,一害怕,這個小女孩掉到河裡了;

  月亮上有沙漠。她往下沉,沉入地獄;

  有個閃光的球。她碰它便冒蒸氣,裡邊出來一個人把她殺了;

  她自己病危。突然肚子裡生出鳥來,把她蓋住了;

  大批昆蟲遮住了太陽、月亮和星星,唯一一個沒有被遮蓋的星星落到她身上。

  榮格認為,這些夢的思想帶有哲學概念。比如以上每個夢中都有死亡和復活的主題,這種主題也存在於許多宗教思想之中,而且是全球性的。第四、五個夢包含著進化論的思想,第二個夢反映了道德相對性的思想。總的來說,這一系列夢思考了一組哲學問題:死亡、復活、贖罪、人類誕生和價值相對性,反映了“人生如夢”的思想和生死的轉化。

  那麼,一個10歲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懂得這些呢?又怎麼會想到這些呢?榮格認為,她能懂,是因為世世代代祖先的思考,已通過原型遺傳給了她。她要想這些,是因為她面臨了這個問題,她可能就要死了。這個做夢的女孩,當時雖然沒有病,卻在不久後因為被傳染而病故。

  在榮格眼中,原型並不是一些固定的形式,而更像一些潛藏在我們心靈最深處——榮格稱之為集體潛意識——原始人的靈魂。這個原始人在夢中以種種不同的形象出現,當我們遇到難題時,他幫我們想主意,當我們面臨危險時,他警示我們。由於他有幾百幾千代的生活經驗,他的智慧和直覺遠遠超過我們意識中的思想。

  榮格認為“我們心中的原始人”是用夢來顯示自己,表達自己的。我們如果能理解夢,就如同認識了許多“原始人”朋友,他們的智慧可以給我們極大的幫助。

  榮格認為,不是所有的夢都有同等的價值的,有些夢隻涉及瑣事,不大重要,而另一些夢——原型介入了的夢——則震撼人心,如此神秘和神聖,如此奇異陌生,不可思議,仿佛來自另一個世界,這些夢是重要的。

  榮格認為夢不是願望的滿足,而是啟示,是對未來的預測或預示,所以,我們應重視夢的智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