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夢

周公解夢,姓名測試,民俗文化,風水

做夢是對願望的隱秘投射_周公解夢

  做夢是對願望的隱秘投射

  為什麼潛意識的投射——夢可以反映人們比較關心的東西,而不是完全無關的東西呢?這是因為夢是人的願望的隱秘投射。發現夢是由願望產生的人可遠溯至周公,他說“夢者,心之徵”。而在中國民間,也有“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樣的格言流傳。對夢的解析,外國比中國要晚得多。弗洛伊德在《夢的解析》中說到,在1868年,醫生畢宣序茲曾將夢分成三類:神明的托夢,由自己心靈自然引起的一種心象,以及一種由自己的心願所蛻變而成的影像。1913年,史特爾克也曾註意到在歇奈爾的收集中有願望達成的例子。1861年,歇奈爾寫道:“夢者,因為那願望的感情分量,在心中非常明顯,以致能使夢者利用想象力,一下子便達成了它的實現。”歇奈爾當時將這類夢列為“心情的夢”,而另外在他的分類裡,還有兩種夢,男女之間的“色情的夢”以及“壞脾氣的夢”。毫無疑問地,歇奈爾在此已看出“願望”在夢中的重要性了。的確,從解夢的角度講,夢是對人的願望的隱秘投射。

  1896年夏季,弗洛伊德舉傢到荷爾斯塔特遠足。那年夏天,他們是住在靠近奧斯湖的小山上,在天氣晴朗時,可以看到達赫山,如果再加上望遠鏡,更可清晰地看到在山上的西蒙尼小屋。而弗洛伊德的小孩們也不知怎地,天天就喜歡看這望遠鏡。在遠足出發前,弗洛伊德向孩子們解釋說,他們的目的地荷爾斯塔特就在達赫山的山腳下。而孩子們為此顯得分外興奮。由荷爾斯塔特再入耶斯千山谷時,小孩們更為變幻的景色而歡悅。但5歲的兒子漸漸地開始不耐煩了,隻要看到了一座山,他便問道:“那就是達赫山嗎?”而弗洛伊德的回答總是:“不,那還是達赫山下的小丘。”就這樣地問了幾次,兒子緘默了,也不願跟父親爬石階上去參觀瀑佈了。想不到,第二天早上,兒子神采飛揚地跑過來告訴弗洛伊德:“昨晚我夢見我們走到了西蒙尼小屋。”

  弗洛伊德這才明白,當初說要去達赫山時,兒子就滿心以為他一定可以由荷爾斯塔特翻山越嶺地走到他天天用望遠鏡所憧憬的西蒙尼小屋去。而一旦獲知他隻能以山腳下的瀑佈為終點時,他是太失望了、太不滿了。但夢卻使他得到了補償。當時,弗洛伊德曾試圖再問此夢中的細節,兒子卻隻有一句:“你隻要再爬石階上去6小時就可以到的”,而其他內容卻是一片空白。

  小孩子由於心靈活動較成人單純,所以所做的夢比較單純。就像研究低等動物的構造發育,可以了解高等動物的構造一樣,探討兒童心理學,可以更好了解成人的心理。小孩子的夢,往往是很簡單的願望達成,也因此比起成人的夢來得枯燥,但卻提供了無價的證明——夢的本質是願望的達成。



  會有人反駁,夢未必全是千篇一律的願望達成。人還有噩夢,這是一些令人不能忍受,以致會令人驚醒的“焦慮的夢”。我們也常發現,小孩睡覺時嚇得大哭大叫地驚醒,這說明孩子也會做噩夢,所以,夢未必全部是願望的達成。其實,有一些觀察者,認為夢裡痛苦不祥的內容,遠較願望達成的情形多見。有兩位女士,烏依德與哈拉姆曾用她們自己的夢,以統計數字,表示出夢較多失望沮喪的內容。她們發現58%的夢是不如意的,而隻有28.6%才是愉快的內容。由此看來,似乎“焦急不安的夢”的實例,即足以推翻以前所提種種的夢,而且甚至也可因此指斥願望達成的說法為無稽之談。然而,要想對以上這種似乎振振有詞的反調,予以辯駁,也並非難事。因為對夢的解釋並非就其夢的表面內容作解釋,我們是以探查夢裡頭所隱藏的思想內容而作的闡釋。那些痛苦恐怖的夢,如果經過精心分析的話,又有誰敢說,它不可能是蘊涵著願望達成的意義在內呢?為什麼那些乍看之下風馬牛不相及的夢,需要經過層層抽絲剝繭,才能看出也是願望達成的意義呢?因為“夢是需要解釋的”是夢的特征,也稱之為“夢的改裝現象”。

  當一個人爬山涉水,披荊斬棘,終於爬上一個視界遼闊的空曠地,而再發現下去便是一路坦途時,他最好是停下來,好好地想一想,下一步如何走才好?同樣地,在學習“解夢”的途中,此時也該做這份功夫。如今,我們正發現那乍現的曙光。夢,它不是空穴來風、不是毫無意義的、不是荒謬的、也不是一部分意識昏睡,而少部分意識乍睡乍醒的產物。它完全是有意義的精神現象。實際上,是一種願望的投射。它可以算是一種清醒狀態精神活動的延續。它是由高度錯綜復雜的智慧活動所產生的。夢能對我們的內在精神活動有所指導,能指正我們白天所持的觀念。

  我們已發現夢是願望的投射,所有夢均有其意義與精神價值,但是,每一個夢的意義並非都相同。我們的第一個夢可能是願望的達成,第二個夢可能是一種隱憂的洞察,而第三個夢卻是一種自我檢討,第四個夢隻是回憶的喚醒。夢所代表的“願望”有些是毫無掩飾、極為明顯的,但是有些夢,代表的願望十分隱蔽。

  有個人晚飯吃了咸菜,那麼夜裡他會渴得醒過來。但在這“醒過來”之前,往往先有一個同樣內容的夢——他在喝水。他正喝著大碗的水,那滋味有如幹裂了的喉頭,飲入了清涼徹骨的冰水一般地可口。然後他驚醒了,而發覺他確實想喝水。

  這個夢的原因就是那個人醒來後所感到的渴。由這種感覺引起喝水的願望,而夢告訴了他,它已使這願望達成,因此夢確有其功能。一個人,如果平時睡眠極好,就不易被身體的需求所擾醒;如果能用這喝水的夢,來緩和口渴,人就可以不用渴得醒過來。這就是如此一種“方便的夢”,夢就如此取代了動作,滿足了人們內心的渴求。

  一位年輕女士,由於終年在隔離病房內,照顧她那患傳染病的小孩,而很久未能參加社交活動。一天晚上,她做了個夢,夢見她兒子康復,她與一大群包括李白、魯迅、王爾德這樣的作傢、詩人在一起,這些人均對她十分友善親切,紛紛在安慰她。在夢裡,這些人的面貌完全與她所收藏的畫像一樣。李白,由於流傳的是古代的畫像,她並不熟悉他的容貌,但看來就像那好久以來第一個從外界進到這病房來消毒的人。就在這個夢發生不久,她的孩子就病入膏肓,不幸去世了,這位女士的生活陷入了悲傷之中。

  很明顯地,這個夢反映了這位女士渴望恢復正常社交生活的願望,所以在夢中表現為和作傢、詩人們聚會。同時,這也是一個預知之夢。作為日日夜夜和孩子在一起的母親,她在潛意識之中,已經明白孩子沒救了,所以她會夢到作傢們安慰她,會夢到消毒的人——因為,她就要離開這間病房了。

  看來這些例子已足以顯示出,夢無論是如何地復雜,大部分均可以解釋為願望的達成,而且甚至內容多半是毫不隱飾即可看出的。大部分,它們多是簡短的夢,而與那些使釋夢者需要特別花腦筋研究的復雜夢象,形成鮮明對比。雖然,真正的預知之夢是十分罕見的,然而,隻要我們肯對這些最簡短的夢再作一番探討,就會發現那實在是非常值得的,這樣,我們就能認識到自己內心真正的渴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