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的人生看靈修_宗教信仰

  基督徒大都知道靈修的重要。靈修和讀經、禱告等一樣,是基督徒生活中的“基本功”,但若是把靈修僅僅當做一件必需做的事情來“承擔”,就難以真正嘗到靈修的甘美,也難以將靈修化入我們的日常生活,難以認識到靈修其實就是我們屬靈生命的操練與成長,是隨時的、一生的。

  基督教中靈修的概念來自於“靈”和“修”這兩個字。根據聖經中的啟示,靈來自於上帝,當“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瞭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創2:7)“屬靈”的人,就是由於神的靈—聖靈的內住,而屬乎聖靈的人。因此,靈修的前提是:神將他的靈賜給人,並且神讓他的靈內住在屬於他的人裡面。靈修的目標就是:讓我們的生命更像神兒子—基督耶穌的生命,顯出基督生命的榮美,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我們靈命追求的終極目標就是如保羅所說的:“效法他兒子的模樣”(羅8:29)。

  達到這個目標的過程是需要“分外殷勤”:“有瞭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瞭德行,又要加上知識;有瞭知識,又要加上節制;有瞭節制,又要加上忍耐;有瞭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瞭虔敬,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瞭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你們若充充足足地有這幾樣,就必使你們在認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上,不至於閑懶不結果子瞭。”(彼後1:5-8)

  由此可見,屬靈生命的成長有一個操練的過程,而這個“修”的過程不是一個自我提高、自我積累的過程,而是一個認識神的過程,這個“認識”也不僅僅是頭腦中的“知道”,更是生命裡與神的聯結。真正的靈修神學是在日常每時每刻之中,基於恩典,活出基督。

  歐邁安(Jordan Aumann)在他的《靈修神學》一書中定義道:“靈修神學屬於神學科目之一,是根據神聖啟示的真理和個人的宗教經驗,它要界定超然生命的本質,列明其成長和發展的規律,詮釋(個人)靈魂由其靈命之濫觴而圓熟的過程。”因為靈修神學是基於神的啟示,並且是有關屬神子民在真實生活中的實踐,是“關乎一種實現且真實的基督徒存活體驗,它在基督教信仰的范疇裡,並以此范疇為根基,把最重要的觀點和整全的生活經驗結合在一起。”(麥葛福(Alister McGrath)Christian Spirituality,P2)故而,筆者嘗試以聖經中記載的一個“合神心意”的人—大衛為例,借著分析他在人生不同處境中,對神的認識及與神的聯結,來反思我們屬靈生命成長的規律與陷阱,從而讓我們思考落實於我們每日生活的靈修神學。

  一、順服、等候呈獻的贊美



  1. 認識自己、感恩被造

  《詩篇》第100篇是一首稱謝詩。詩中寫道:

  普天下當向耶和華歡呼!你們當樂意事奉耶和華,當來向他歌唱!你們當曉得耶和華是神!我們是他造的,也是屬他的;我們是他的民,也是他草場的羊。當稱謝進入他的門;當贊美進入他的院。當感謝他,稱頌他的名!因為耶和華本為善。他的慈愛存到永遠;他的信實直到萬代。

  詩中第一句呼召人前來贊美神,是向著普世之人所發的,因為人都是他所造的。保羅清楚地指出,人心裡能夠知道神,因為人故意不榮耀他,也不感謝他,於是心思昏暗。“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作神榮耀他,也不感謝他。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瞭。”(羅1:19,21)因此,人是能夠認識神,也要來認識神的。

  人事奉神,最美的、也是最本質的事奉就是“向他歌唱”。因此,一個屬靈生命的特征和價值都在於“贊美神”,而這個贊美是出自於對神不斷深入的認識。在這個認識過程中,靈修的思辨進路應當與感性進路成為互補與互動的關系,而不能是分割的。從詩中可以看到,我們對神的認識和贊美,首先是他對我們的創造,然後是他對我們的揀選,再是他對我們的引領,最後是他對我們的看顧。

  伯爾納在他的“愛的神秘主義”神學(love-mysticism theology)中,將人學習愛的進程分為四個漸進的段落:為自己的緣故自愛、為自己的益處愛神、為神的緣故愛神、為神的緣故自愛。“愛自己”是一種本能,但人卻不真正懂得如何來愛自己,也就無法滿足自己對愛的需要。“這個欲求不滿的自我,其實正窒礙瞭我們的道德發展和靈性成長。”(傅士德、畢比,《一生渴慕神》,P46)基督徒的靈修進程正是從第二段到第四段。最終達到以神的眼光來看我們自己,以神愛的方式來愛我們自己。

  一個人屬靈生命成長的第一步,是對自己生命被造的認識,以及在正確認識上生出的順服、感恩、贊美。人的被造是出於神的旨意,人的靈是出於神的所賜,人所處的環境也是出於神的“安置”。“耶和華神在東方的伊甸立瞭一個園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裡。”(創2:8)

  2. 始於重生,順服神旨

  我們今天對於“靈修”常常有些偏誤的觀念:認為靈修屬於奧秘、高深的事;是“成熟”基督徒做的事;是獨處、默想為主要形式的屬靈的事。然而,生命的成長是從有生命的那一刻開始的、不間斷的一個過程。基督徒的屬靈生命從何時開始呢?不是從讀神學院、或進修道院開始的,也不是從領受使命、或參與服事開始的,而是從接受耶穌基督救恩—聖靈中重生開始的。

  因此,靈修最基本的一個操練就是順服神對自己生命的創造與安排。這個順服是人從“自我中心”的價值觀、世界觀,轉向以神的旨意為喜樂的價值觀。這個順服始於“以神為神”那一刻,對自己生命的重新認識;落實於之後生活的每一個處境中的心思意念和行為選擇。

  “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55:8-9)在一個信徒靈命操練的最初,就是要在神的面前,重新接納和認識自己:縱向,接納自己、贊美神的創造;橫向,看自己“合乎中道”(羅12:3)。

  大衛在伯利恒人耶西傢的八個兒子中排行最小,但他在傢族中卻處於最不受重視的地位。“耶西叫他七個兒子都從撒母耳面前經過,”(撒上16:10)卻沒有大衛。同時,大衛又沒有得到小兒子常有的寵愛和保護,他被獨自派在外面放羊,“有時來瞭獅子,有時來瞭熊,”(撒上17:34),而父親兄長們仍然讓他在這樣危險的野外放羊,就連與大先知一同“吃祭肉”、“坐席”這樣的事,父親都沒有想到讓他回來。並且,大衛長得“雙目清秀,容貌俊美”,沒有兄長以利押那種身材高大的英雄像。

  按照常理,這些足以讓人沮喪,難以接納自己,心生抱怨。我們人常常會抱怨自己的身體、性格、傢庭、處境。信主以後,甚至也常常在屬靈的幌子下,拒絕接納自己和環境。我們比較容易看到自己和他人“驕傲”的罪性,但我們不太敏感於“自卑、自憐”中的罪性。其實,驕傲與自卑都隻是罪的表現,其罪性的根源是一樣的,就是不以神為神。

  拒絕接納自己或他人,拒絕順服並為處境感恩,其實質是否認神的主權與他的全善。這其中常常隱藏著許多生命中的創傷和偏誤,但卻因著自憐、同情的心態,讓我們的靈修禱告陷入被動等待、忍受,一味地期待神來改變環境,這使我們錯失瞭寶貴的靈命操練的契機。我非常喜歡的詩歌《求你揀選我道路》中有一句:“我的時候在你手,不論或快或慢,照你喜悅來劃籌,我無自己喜歡;你若定我須忍耐,許多日日年年,我就不願早無礙,一切就早改變。”(倪柝聲)這種以生命對神發出的贊美歌唱,是落實在日日年年的順服中。

  • 共2頁:
  • 1
  • 2
  • 下一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