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報恩寺地宮寶塔揭秘_宗教信仰

  大報恩寺地宮寶塔揭秘

  為重建大報恩寺塔,南京市於去年7月對明代大報恩寺塔的遺址地宮進行瞭發掘。發掘後,傳出顛覆性消息:所挖地宮可能屬於宋代天禧寺。但地宮四壁由四塊80厘米寬的石板圍成,在石板上發現瞭“金陵長幹寺”字樣,而在地宮內鐵函身後有一塊石碑,上有“金陵天禧寺”字樣。那麼,這個地宮究竟是金陵長幹寺地宮還是天禧寺地宮呢?同年11月22日,鐵函打開,媒體報道七寶鎏金塔現身。那麼,這座寶塔是長幹寺的阿育王塔還是天禧寺的聖感舍利塔呢?  還在三國時期的公元248年,吳主孫權就協助印度高僧建造瞭阿育王塔,將佛祖真身舍利供奉其中;並以阿育王塔為中心,造瞭建初寺。這是中國南方最早的寺廟。但該建築群的中心是阿育王塔,而非建初寺。

  東晉簡文帝(司馬昱,公元371—372年)“使沙門安法師程造小塔,未及成而亡。”東晉孝武帝(司馬曜,公元373—396年)重建瞭毀於叛亂的建初寺,改名為長幹寺;同時又重建瞭阿育王塔。在重建過程中,在原來的阿育王塔地宮中發現瞭佛祖舍利子,“即遷舍利在此,對簡文所造塔,建一層塔。”到瞭南朝,梁武帝蕭衍(公元503年—548年)於大同三年(公元537年)改造長幹寺與阿育王塔,“出舊塔下舍利及爪發”。(《客座贅語·長幹塔》明代顧起元〔公元1565年-1628年〕撰)在唐代,未見在該地建塔建寺的記載。

  及至南唐,“廢寺為營廬,久之舍利數表見感應。”北宋“祥符中,僧可政狀其跡,有詔復為寺,即其表見之地建塔,賜號聖感舍利塔。”“天禧元年,改名天禧寺。”“元至順初,賜金修塔,塔完之日,天花如雨,祥光如練滿空者數日。”(同上)到瞭明代,明成祖朱棣,“永樂中,即其地重建大報恩寺,塔高九層,純用琉璃為之,其工麗甲古今佛剎矣。”(同上)

  從上可見,無論是最初的建初寺,還是後來的長幹寺,或是宋代以後的天禧寺、明代重建的大報恩寺,都是以塔為中心。由阿育王塔而長幹塔而聖感舍利塔而大報恩寺塔。地宮都在塔之下,不存在地宮建於建初寺、長幹寺、天禧寺、大報恩寺正殿之下的問題。

  而且地宮的建造都有規律:有塔有寺的,地宮在塔下;有塔無寺的(如杭州的雷峰塔),地宮也在塔下;有寺無塔的,地宮才在寺的正殿下面。地宮中都有鐵函或石函,內藏有佛舍利子或佛螺髻發等寶物。



  因此,筆者認為,此次南京大報恩寺塔遺址地宮發掘出來的文物,既有“金陵天禧寺”字樣的石碑,可見該地宮為北宋“聖感舍利塔”的地宮;但該地宮中又發現“金陵長幹寺”的石板。楚威王滅越以後,“乃因山立號,在石頭山置金陵邑。”(《建康實錄》)故王導謂“建康古之金陵”。可見該地宮同時也是長幹寺阿育王塔的地宮。自長幹寺至天禧寺,地宮始終是一個,都在塔下。

  轉自《中新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