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智宇出傢前給父母的信_宗教信仰

  柳智宇出傢前給父母的信

  爸,媽:

  見信好!

  自己有一些心裡話,一直向對您們二老說,現在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給爸,請爸將大意,或者打印出來轉達給媽。

  雖然有時會給你們講講佛教。但您們除瞭接觸我之外,很少接觸到其他佛教徒,也沒有去過真正如理修行的寺院,所以對佛教還有很多誤解和偏見。加上我是您從小看著長大的,自然對我的話不會有多少真正相信的地方,雖然你們不願意承認,但我想這個是事實。因為我以前很多事情沒有做好,自然您們不會對我的話有完全的信任。這個話比較傷人,但的確是事實——您們不太信任我。雖然如此,我還是要在這裡和您們解釋一下,盡我的努力吧。你們對佛教不理解,所以自己有一些心裡話以前不敢對您們說。媽常說我講話欲言又止,就是這個原因。因為知道說出來的話,你們不理解,隻可能加深一些誤會。如今年春節期間,我說和一位在香港的朋友通過短信聯系上瞭,當時我很高興,面露微笑,媽一直問為什麼這麼高興,不和她分享。我不敢說,因為那位朋友告訴我他在西藏出傢修行瞭,已經從香港大學的博士學業中途退出。我深深的為他高興,也在感嘆自己何時能夠有這個機會呢?所以當時不敢對媽說。所以我回到傢後,內心其實是孤獨的。

  佛教不是像媽想的那樣,見個寺廟就進去,不分什麼,隻要有個泥像或木像就拜;不是僅僅燒燒香求菩薩保佑傢人平安。我以前對媽那麼說,是因為媽對這個比較感興趣,說別的媽可能不會接受。也不是如爸所想的那樣,佛教徒就是作作好人好事,善男信女或者貪官污吏求保佑平安,一種封建迷信,和***差不多,出傢人什麼都不做,逃避世間,受打擊瞭才會去出傢。不是這樣的。



  佛法是什麼呢?就是佛陀徹底覺悟後,把他發現的宇宙人生的事實真相告訴我們,把人類身心所存在的問題和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也通通告訴瞭我們。所有這些真理和方法,就是佛法。認識這些真理,掌握這些方法,再用自己的身心作為實驗室,親自去實踐和驗證佛法,通過長期反復不斷的熏修,就可以把自己從煩惱中解脫出來,從迷惑中解脫出來,從痛苦中解脫出來。這就是學佛。學佛可以徹底解決心靈的一切煩惱和痛苦,心靈轉變瞭,外部的世界和自身的命運也隨之改變。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也是切實可行的出路。任何人隻要肯,他就可以親自辦好這樁事。

  佛陀早已告訴瞭我們六道輪回、因緣果報、苦空無常等等事實真相。譬如說苦:上自官僚富翁,下至乞丐民工,哪一個人不苦?誰騙得瞭誰呢?再仔細地觀察周圍的人,哪一個不都是煩惱重重,問題一大堆?當官的比打工的更苦,有錢的比沒錢的更累!每年跳樓自殺的官僚和富翁成千上萬,卻沒見乞丐自殺過。每個人都想逃避苦追求樂,我卻沒見一個人真正做到過。就像今年春節,一天臨睡前談到二姑,爸感嘆一句“人生究竟是什麼。有的人生下來就受苦,有的人生下來去享福”。爸說對瞭一方面,很多人就是受苦,但另一方面,所有的人都在受苦啊。我們可能隻看到他們風光的一面。今年六月份,我有緣見到一位年輕的女居士,三十出頭,她有高層的背景。當時我們在一傢高檔飯店請一位西藏高僧吃飯。那位女居士剛從中南海過來,她就提到她認識很多朋友,什麼都有瞭,權力,金錢,事業,傢庭,甚至各種物欲的享受,但仍然感覺空虛和痛苦。隻有在接觸佛法之後,整個人的心靈才發生改變,才真正有瞭人生的動力和方向。所以說,所有的人都在受苦,有時心苦更讓人感到難以忍受。佛法不是高官貴族在茶餘飯後的一種談資,是真真正正對人們有利益的。就像我們的身體有病要吃藥,我們的心靈疾病也需要吃藥,這個就是佛法啊!

  再說無常,無常是說世間一切人和事物都沒有固定性、永恒性。萬事萬物都隨著一定的因緣條件而產生,又隨著這些因緣條件的消失而消失,總是處在一種永不停息的變化和生滅的過程中。譬如說我們的身體,一開始就註定要邁向衰老、病變和死亡。從這種變化的角度講,世界上的一切就象電視和電影畫面一樣不停的顯現,任何事物都隻是短暫而虛幻的存在一下而已;在這種湍流不息的變化中,我們不可能追求到一樣實在的東西。所以佛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可惜,我們大傢都被事物的假像所蒙蔽,被愚弄得團團轉。

  其實真理早就呈現在每個人眼前,隻是我們不肯去面對和承認它。我們每天都聽到這個人病瞭,那個人死瞭,哪兒又出瞭事故或災難,死亡死瞭多少人……電視和報紙每天都大量地報道這些災難,無常就在我們每個人的眼皮底下,可是我們總是抱著一種僥幸的心理,以為那些災禍是別人傢的事,與我無關,以為死亡不可能這麼早就輪到自己,自己的壽命還很長很長;即便有時災難真的降臨到自己頭上,也盲目樂觀地認為好景仍會到來,未來還可以有各種美好的希望。小嶽父親的去世,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幾天前,他還計劃將來如何為小嶽的結婚出錢出力,等等。但無常一到,他撒手一去,任他的傢人如何哭泣不舍,他也無法醒來,這個就是這個世界的真相。

  還有三世因果和死後的輪回。這點對於接受過所謂的“現代科學知識”的人來說,覺得就是封建迷信,或者說是一種自我安慰和調節心理的理論。但人死不是如燈滅的。我們對於沒有經驗過的事情,是很難相信的。就像一個天生色盲的人,怎麼可能理解這個世界有五顏六色呢?去和一個色盲的人解釋彩色,是很困難的事情。而古往今來,很多高僧大德,通過精進的修行,能夠突破自己肉眼的局限,從而看到輪回和因果真實不虛。爸媽,你們想想看,佛教到現在已經兩千五百多年瞭,而且流傳許多國傢和民族。歷史上那麼多學說,理論,帝王學者的言論,有哪個能經受得住時間和空間的考驗呢?如果說是一種騙人的學說,那麼這麼多年來,這麼多的人,包括很多優秀的人才,非常聰明的人,難道他們也被騙瞭嗎?肯定是在佛法中真真正正獲得到好處的啊,不然佛教怎麼會流傳這麼久,這麼廣泛呢?

  我自從接觸佛法之後,就對出傢有一種向往的心。這段時間變得更加強烈,是因為明顯感覺到佛法說的道理很正確。不是如同媽想的那樣,是受什麼打擊而想出傢的,當然這段時間經歷的事情的確是多瞭一些,但這不是讓我頹廢,而是讓我看清事實。要不然世界上這麼多人受打擊,也不是每個都出傢嘛!我再強調一遍,我想出傢,不是因為學業、身體差或者失戀。我現在的確身體很差,但身體差讓我意識到人的生命是無常的,如果不抓緊時間實現自己的願望,可能明年甚至明天就就無法實現瞭。即使現在我的各方面條件很好,我還是願意出傢。

  出傢不是丟人的事情。現在好像提到出傢很丟臉,隻是這五六十年的事情。因為傳統文化已經在中國快斷瞭,加上整個社會物欲橫流,一些負面新聞導致大傢對出傢人的印象很不好。但隻要是真正為佛教,為追求世界和人生真理,為大眾謀求利益的出傢人,是很受人尊重的。比如古代,很多出傢人都是國師,受皇帝和百官的朝拜和尊重。現代社會一些文化比較發達的地區,如臺灣、新加坡,還有歐美等地,出傢人是很受人尊重的。這點爸看新聞應該能知道,真正的正法道場,是受到各級政府的支持的。這和***等邪教不一樣,或者什麼新聞中說的涉案道士。爸媽您們想想看,真正為佛教修行的人,堅守戒律,不殺生,不淫欲,怎麼可能做出非法的事情呢?您們擔心我受騙,那就有機會的時候你們親自來觀察做出結論吧。

  也許您們會說在傢修行就好瞭,何必非要出傢?的確也可以在傢結婚修行,但是出傢能夠專心致知地學修佛法,全身心地投入,然後將全部時間用於幫助他人,而不是隻為瞭一個小傢庭打轉轉,也能夠更好更快的獲得解脫。你們希望兒子有功名利祿,這都是過眼雲煙,我想您們經歷瞭這麼多事情,肯定知道功名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還有媽希望抱孫子,我想可能暫時會讓您們感到一些快樂,但真的會一直幸福下去嗎?媽,想想您養育我的過程,您不覺得養我是很令人憂心的事情嗎?以至於您曾說過,將來不想帶孫子。連您都覺得帶孫子很困難,這說明傢庭有太多的煩惱。一點點暫時的快樂,帶來很多的憂愁和爭吵,想想真的這樣就會幸福嗎?我最近見到同學小溫,李子,才沒多久時間,他們變化很大,都變得很是蒼老,疲憊。李子愁房子,愁缺錢;但有錢一樣苦惱,小溫有房子,但是他們因為照顧傢庭,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變得很是疲憊。就算是世間上有所成功的人,他們不會圍繞傢庭轉的,更何況是為瞭追求無上的佛法,追求人生的真正意義乃至乃至解脫,利益更多的眾生?而且傢庭的樂,真的隻是一種假象,是因為沒有體驗到真正的樂,所以才會為瞭這個不斷地追求,無法自拔。爸希望我走十三億中國人“正常人”的道路,什麼是“正常”呢?為瞭追求人生的意義和解脫,這個就是不正常嗎?這個時代,貪官污吏反而讓人覺得正常。我想就是因為不正常的事情變得正常,從而將正常的事情變得不正常!

  我也不是不孝順,結婚以後心思就放在妻子兒女身上,怎麼會再想著孝敬父母呢?您們已經結婚成傢,我想您們一定有這方面的體會。爸常說,娶瞭媳婦忘瞭娘,我想就是這樣啊。我不結婚出傢修行,心思可以都放在您們的身上,可以通過修行,把這個功德回向給您們,讓您們增福增壽,將來能夠善終。也許您們覺得這個騙人的,但有很多案例已經發生過瞭,有些出傢人的父母,都是很快樂的生活,乃至最後安詳的死去。媽不是希望能夠無病無災的走嗎,的確生死是大事啊,我不為您們這件大事考慮,怎麼可能是真孝呢?我真的希望我的努力,能夠讓您們今生,乃至生生世世都能獲得快樂的!有時候您們在電話裡罵我或者難過,我知道您們是不理解,掛瞭電話後,我流著淚為您們回向,希望您們平安幸福。我相信我的祈禱有作用。媽在去年暑假,拉肚子的毛病不是有很大好轉嗎?這個就是因為整個八月,我都念佛持咒,每天都在為您們回向。真的是有這個作用的。我一看到什麼好的保健知識,都想告訴您們,都是為瞭您們健康幸福,包括我出傢修行一樣,也不是不孝順您們的。

  人生無常,很多事情豈能如意?您們會氣憤我出傢,會覺得在親戚朋友面前丟人,覺得生瞭我這個兒子還不如不生。那假如我突然死去,您們又該如何呢?還會為我出傢而生氣嗎?今年春節我發一場高燒,近40度好幾天。一天半夜宿舍就我一個人,突然全身癱軟在床上無法動彈。當時手機就在枕邊,但自己就是拿不到,最後費瞭很大力氣,終於叫瞭120急救車。後來一位學醫的朋友說我的形勢很危險,一弄不好就會得白血病。我很小的時候就思考死亡。後來接觸佛法後,非常喜悅,這個是我前世修行的結果,你們可能不相信,但我相信我的這一生使命,就是出傢,來報父母的恩,報眾生,社會,國傢和民族的恩。我和您們提起過,年初我參加的一個心理潛能培訓活動,當時就把我內心深處的願望發掘出來——把自己奉獻給國傢和民族。

  我已經辭去工作,現在已經在北京的龍泉寺,準備出傢,手機是鄭州的,已經沒有錢瞭。到瞭寺裡,不準用手機,寺裡電話隻能用於公事,不能用於私人聊天,而且不能打長途。所以我無法打電話給您們。如果您們打算來寺裡玩玩看看,我非常歡迎。寺院在海淀區鳳凰嶺。爸可以上網搜“北京龍泉寺”,或者“學誠法師的博客”。對,就是爸寒假時提到的那位法師,他是我的師父。當時聽到爸那樣評價他,我非常傷心難過,以至於在傢幾天,身體完全沒有好轉(開的藥不起效果),這裡不是怪爸,而是想說,聽到爸這樣評價一位高僧大德,心裡很難受,很心疼爸這麼說,覺得爸不理解佛法。我很難過,也覺得很孤獨。因為從小到大,我都願意與你們分享我的心裡話,我的成長,但現在我說什麼,你們很容易排斥,或者嘲笑反對,懷疑。所以我慢慢學會瞭一個人獨立面對事情。這也是我需要經歷的吧。

  說瞭這麼多,就是希望您們二老,能夠同意孩兒出傢,孩兒在這裡跪求您們。這是孩兒最大的一個請求瞭,也是我人生的希望和支柱,希望您們能夠讓孩兒滿願,能夠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

  祝您們平安吉祥。

  兒 叩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