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凡四訓白話文:第二篇 改過之法_宗教信仰

  瞭凡四訓白話文:第二篇 改過之法

  人,既然不是生下來就是聖人,那裡能沒有過失呢?孔子說:‘過則勿憚改。’

  隻要有瞭過失,就不可以怕改。所以袁瞭凡先生在講過改造命運的道理方法後,就接著把改過的方法,詳細地說出來,教訓他的兒子袁天啟。這第二篇就是講改過的方法。小的過失,尚且要改;那末大的罪孽,自然就不會再造瞭。

  在春秋時代,當時各國的高級官吏,常常要從一個人的言語、行為、去加以判斷;就可以猜想到這個人可能遭遇到的吉兇禍福,並且沒有不靈驗的。這可以在左傳和國語這幾種書上看得到的。大凡吉祥和兇險的預兆,都在心裡發出根苗反應出來,雖然根苗是由心裡發出來的,但是會表現到全身的四肢上,譬如一個人很厚道,那麼他的全身四肢都會顯得穩重。一個人刻薄,那麼他的全身四肢都會顯得輕佻。

  一個人凡是偏在厚道的,一定時常得福;偏在刻薄的,一定時常近禍。一般人沒有見識,眼光像被一層膜給遮住瞭,甚麼都看不到;就說禍福沒有一定,而且是無法預測的。

  一個人能夠做到極誠實,毫無半點虛假,這個人的心就可以與天心相合瞭,因此;能夠用誠心處人處事,福禍就會自然降臨。所以觀察一個人,隻要看他的行為,都是善的,就可以預知他的福,就會來瞭。



  相反的,觀察一個人,隻要看他的行為,都是不善的,就可以預知他的禍,就要來瞭。人若是要得福,要遠離災禍;在沒有講到做善事前,先要把自己的過失改掉。

  但改過的方法,第一要發‘羞恥心’。想想古時候的聖賢,和我一樣,都是男子漢、大丈夫,為什麼他們可以流芳百世,大傢還要以他們做為師表榜樣;而我為什麼這一生就搞得身敗名裂呢?

  這都是因為自己過份貪圖享樂,受到種種壞環境的污染,偷偷做出種種不應該做的事,自己還以為旁人不知道,目無國法,毫無慚愧之心;就這樣天天的沉淪下去,同禽獸一樣瞭,自己卻還不知道。

  世界上,令人可羞可恥的事情,沒有比這個更大的瞭。孟子說:一個人最大的,最要緊的事情就是這個恥字。為什麼呢?因為曉得這個恥字,就會把自己的過失盡量改掉,就可以成為聖賢;若不曉得這個恥字,就會放肆亂來失掉人格,便和禽獸相同瞭。

  這些話都是改過的真正秘訣。改過的第二個方法,是要發戒慎恐懼的心。要知道天地鬼神,都在我們的頭上。

  鬼神和我們不一樣,它們什麼都看得到,所以鬼神是不容易被欺騙的。我雖然在大傢看不到的地方犯錯,但是天地鬼神,實際上就像鏡子那樣的照著我,把我的過失罪惡照得清清楚楚。過失重的,就有種種的災禍,降到我的身上來;就算過失輕的,也要減損我現在的福報,我怎麼能夠不怕呢?

  不隻是像前面所說的而已。就是在自己傢裡空閑的地方;但神明的監察,仍然是非常的厲害,非常的清楚。

  我雖然把過失遮蓋得十分秘密,掩飾得十分巧妙;但是在神明看來,我的肺肝,早被看透,馬腳全露出來瞭。到最後還是沒有辦法欺騙自己,若是被旁人看破,這個人就一文不值瞭。又怎麼可以不時常存著一顆戒慎恐懼的心呢?

  這還不隻像上面所說的種種呢!一個人隻要一口氣還在,就算是犯下滔天的罪過,還是可以懺悔改過的。

  古時候有個人,作瞭一輩子的惡事;到他快死的時候,忽然悔悟,發瞭一個很大的善念,就立刻得到好死。

  這就是說,人若是在緊要關頭能夠轉一個非常痛切又勇猛的善念,便可以把百年所積的罪惡洗幹凈。譬如千年黑暗的山谷,隻要有一盞燈照瞭進去;光到之處,就可以把千年來的黑暗,完全除去瞭。所以過失不論長久,或者是新犯的;隻要能改,就是瞭不起。

  雖然有過失隻要改過就好,但是絕對不可以認為犯過可以改,就是常常犯也不要緊,這是萬萬不可以的。如果是這樣,就是有心犯過,罪就更加重瞭。

  並且在這個不清凈的世間,是幻滅無常的,我們這個血肉之身,是非常容易死的;隻要一口氣喘不過來,這個身體,就不是我的瞭;到那個時候就是想要改,也沒法子改瞭。並且人死瞭後,什麼都帶不去;隻有這個孽,是一定跟去的。

  因此,明的報應,在陽間你要承擔千百年的惡名;雖然你有孝順的兒子,和可愛的孫子,也不能替你洗清惡名;暗的報應,在陰間,還要千百劫的時間,沉淪在地獄受無量無邊的大苦。雖然碰到聖人,賢人,佛菩薩也不能救助你,接引你,這樣怎麼能不怕呢?

  第三,一定要發一直向前的勇猛心。一個人之所以有瞭過失還不肯改,都是因為得過且過,不能振作奮發,墮落退後的緣故。

  要知道若是要改過,一定要起勁用力,當下就改,絕對不能夠拖延疑惑,也不可以今天等明天,明天等後天,一直拖下去。小的過失,像尖刺戳在肉裡,要趕緊挑掉拔掉。大的過失,像毒蛇咬到手指頭一樣的厲害,要趕緊切掉手指頭,不可有絲毫的猶疑延遲的念頭;否則蛇毒在身中散開,人就會死。就像易經中的益卦所講,風起雷動,萬物都生長起來,利益是這樣的大。這是比喻人若能夠改過遷善,其利益是最大的。

  【改過要發心呀!改過要發心。發些什麼心呀!發些什麼心。第一要發那羞恥心,第二要發那敬畏心,第三要發那勇猛心,具備這三種心,便能有過立即改呀!立即改。】

  一個人改過,如果能具備以上所說的羞恥心,敬畏心,勇猛心這三種心,那麼就能有過立刻改瞭,就像春天的薄冰,碰到太陽光一樣,還怕不融化嗎?但要改過,有三種方法。一種是從事實上改,一種是從道理上改,一種是從心念上改。

  因為用這三種不同的功夫,所以得到的效驗,也自然不會一樣。現在先從事實上改的這一句,來加以說明。

  譬如前天殺瞭活的東西,今天起禁止不再殺瞭。前天發瞭火罵人,今天起禁止不再發火瞭。這種就是在事情的本身來改錯,禁止不再犯的方法。但是勉強壓住,不再犯,比自然而然的改,要難百倍。並且這犯過的病根沒有去掉,仍在心裡。雖然一時勉強壓住,終究還是要露出來的,就像東邊把它滅瞭,西邊又會冒出來一樣,這究竟不是徹底拔除幹凈的改過方法。

  我再把從理上改過的方法加以說明;肯努力改過的人,在他沒有禁止做這件事之前,先要明白這事不能做的道理;譬如一個人,所犯的過失在殺生;那麼他先應該想到:上天有好生之德,凡是有生命的,都會愛惜生命而且怕死。殺它的生命,來養我的身體,自問心能安嗎?而且有些東西,雖已被殺,但是還沒有完全死,像魚和毛蟹之類。在半死半活的時候放進鍋子裡燒,這樣的痛苦,一直要透到骨髓裡;你看罪過不罪過呢?而供養自己,就要用各種貴重的,味道好的東西,擺滿瞭一桌。雖然這樣地講究,但是一經吃過,便成渣滓,什麼都沒有瞭。要曉得人吃蔬菜素食素湯等等,也吃得飽啊!何必一定要去傷害生命,造殺生的罪孽,減少自己的福報呢?

  又想,凡是有血氣有生命的東西,都有靈性知覺,既然都有靈性知覺,那麼和我都是一樣的瞭,就算是自己不能修到道德極高的地步,使他們都來尊重我,親近我,像古時候的聖人大舜,還在他種田的時候就有象替他犁田,鳥幫他拔草。又怎能天天傷害生命,使它們與我結仇,恨我到永無盡期呢?能想到這些,那就會面對桌上有血肉,有生命的菜肴,自然覺得傷心而不能下咽瞭。譬如像前天喜歡發怒,應該想到:人各有各的長處,也各有各的短處;碰到他人短處的地方,按照情理,應該要哀憐他的苦惱,原諒他的短處;若是有人不講道理冒犯瞭我,那是錯在他,與我有什麼關系呢?本來就沒什麼怒可以發的呀!又想到:天下,絕對沒有自以為什麼錯都沒有的英雄豪傑,因為一個人自以為瞭不起,那是最笨的人。天下也絕對沒有怨恨旁人的學問;因為人若是真正有學問,就會更加謙虛;而且能嚴以責己,寬以待人,那裡會怨恨別人呢?所以怨恨別人的人,定無學問。

  因此,一個人做事處處不能稱心,都是因為自己的道德沒修好,功德沒修滿,感動人的心不夠呀!應該都要反過來自我反省檢討。自己有沒有對不起他人的地方?

  能夠這樣的存心用功,那麼別人毀謗我,反而變成磨煉我,成就我反面的教育場所瞭。我應該歡歡喜喜地接受別人給我的教訓、批評,還有什麼怨恨呢?

  還有,聽到別人說我壞話而能夠不生氣,盡管壞話說得很厲害,像火光薰天,也不過是像拿火去燒空中,虛空中無物可燒;而火卻是終歸要熄滅的。若是聽到別人說壞話,你就生氣;雖然你用盡心思,盡力去辯,結果卻像春天的蠶吐絲,把自己束縛住一樣;這就是所謂的作繭自縛,自討苦吃。所以生氣不但是無益處,並且還是有害的。

  這都是說生氣的後果。至於其它種種的過失和罪惡,也都應該依道理,細細去想,像上邊所說的種種道理能夠明白,那就自然而然地不會犯過失瞭。怎樣叫做從心上改過呢?人的過失,有千千萬萬種那麼多,都是從心上造出來的,我的心不動,就什麼事情都不會造出來,那麼過失還會從何處生出來呢?凡是讀書人,或是喜歡女色,或是喜歡名聲,或是喜歡財物,或是喜歡發火;像這樣種種的過失,不必要一類一類的去尋求滅過的方法;隻要一心一意地發善心,做善事,正的念頭出現在前;那末邪的念頭,自然就污染不上瞭。

  譬如亮熱的太陽當空而照,所有的妖怪,自然會逃避消失瞭;這就是最精純而唯一的修心補過的真正訣竅啊!須知道過失全部是由這顆心造的,因此也應該由這顆心上來改;正好像斬除毒樹一樣,要斬就斬得幹凈俐落,連根鏟除,才不會再長出來;那又何必要一枝一枝的剪,一葉一葉的摘呢?

  改過最上最高的方法,還是修心。能修心,就可使心立刻清凈。因為犯過失,都是心上動瞭種種壞念頭的緣故。能修心,那末壞念頭一動,就自己發覺。自己能發覺,就立刻把心停住不動;心不動,那麼壞念頭便消失,也就不會再犯瞭。若是再不能夠這樣,那麼一定要明白,所犯過失的理由,把這種犯過的念頭去掉。若是再不能夠這樣,那麼隻好碰到犯過時,用勉強壓住的方法,來禁止不犯。如果用修心的上等功夫,和明白不可犯過的道理,用打發它去的下等功夫,以及碰到犯過用強壓方法禁止的下等功夫;這上下兩等的功夫,同時用,也不一定就失算呀!若是堅持隻用下等功夫,反而把修心的上等功夫忽略不用,那就是最笨不過的瞭。

  但是發願改過,也要有助力;明裡頭,要有真正的益友在你糊塗的時候時常來提醒你;暗裡頭,要有鬼神替你證明;(像我把自己所犯的過失,做瞭篇疏文,上告天地鬼神那樣。)還要一心一意的虔誠懺悔,從早到晚,從日到夜,絕不放松;像我這樣懺悔經過一個七天,兩個七天;直到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這樣懺悔下去,一定會有效驗的!

  【改過須發願,也要有助力,明裡頭,要有益友來提醒呀!來提醒。暗裡頭,要有鬼神做證明呀!做證明。還要一心一意虔誠的懺悔呀!虔誠的懺悔。】

  上面所說懺悔過惡的效驗是什麼呢?譬如你或許覺得精神上很舒服,心中很寬閑;或覺得以往很笨,忽然智慧大開;或是雖然處在煩忙紛亂之際,心中仍清清朗朗,無所不通;或碰到怨傢仇人,而能全把恨心火氣消除,而心生歡喜;或是在夢裡,感覺吐出黑的東西來;這是種種邪念邪思,積成的一種穢氣,夢裡吐出,那麼心地就清凈多瞭。或是夢到古時候的聖賢來提拔我,牽引我,或是夢見自己會飛到虛空中去,逍遙自在;或是夢見各種彩旗以及裝飾珍寶的傘蓋,這種種少有少見的事情,都是過失消除罪孽滅去的好征兆。但是也不能因為碰到這些好征兆。就自己以為瞭不起,而阻斷瞭再上進,再努力的途徑。

  從前春秋時代衛國的賢大夫蘧伯玉在二十歲的時候,已經能時時反醒自己過去的過失,加以檢討,完全改掉瞭。到瞭二十一歲的時候,又覺得從前所改的過失,並不徹底;到瞭二十二歲,再回憶二十一歲時,還像在夢中一般,像這樣一年一年的過去,一年一年的逐步改過;直到五十歲那年,還覺得過去的四十九年,都是有過失的。古人對於改過的學問講究就是像這樣的。

  【蘧伯玉呀賢大夫,二十歲時就覺悟,時時反省己過失,年年檢討再檢討;總覺得,自己改過的工夫不徹底呀,不徹底!所以說,改過的學問須講究呀,須講究!】

  我們都是平凡人,過失罪惡,就像刺蝟身上的刺一樣,聚集瞭滿身都是。而回想過去的事,常常像看不到自己有甚麼過失,這實在都是因為粗心,不知道自我反省。又像眼睛上長瞭翳,看不到自己天天在那裡犯過呀!但是,一個人的過失,罪惡深重到瞭相當的地步,也有證據可以看出來;或者是心思混亂塞住,精神萎靡不振,隨便甚麼事轉頭就忘記瞭;或者是不值得煩惱的事,也常常感覺非常的煩惱;或者是見到品德高尚的君子,便覺得難為情,垂頭喪氣;或者是聽到光明正大的道理,反倒覺得不歡喜;或者是有恩惠給別人,對方不領情反而怨恨你;或者是夜裡都做些顛顛倒倒的壞夢,甚至語無倫次失掉平常的模樣;像這樣種種不正常的現象,都是作孽的表現啊!

  假使你有上邊所說的那種情形,就應該即刻提起精神,奮發向上,把舊的種種過失一齊改掉;而另外開辟一條新的人生大道,希望你千萬不可自己耽誤自己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